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清风徐来 克己待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球迷,酷爱收集足球书刊杂志画册等,喜欢巴乔、马拉多纳、荷兰三剑客、AC米兰、曼联、巴萨、意大利、德国队。也是一个军事迷,经常浏览军事网站,作一个忧国忧民的愤青。爱和朋友喝啤酒。球踢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一天,我在操场踢球时,有一个大连小伙走过来,说我踢的很好,我们一谈才知,他是-----大连队90年代初的中场核心王军----家邻居!请各地的球迷朋友和我联系互通有无。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曼联岁月》博比-查尔顿自传节选------(XuKe转帖)  

2013-06-19 11:11:07|  分类: 球星自传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的乔治只是试图找寻他生活的方向

《我的曼联岁月》博比·查尔顿自传节选及注释:苏格兰人劳、少年贝斯特的烦恼以及68年欧冠决赛(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 

              作为“三位一体”的一分子,让我的名字永远与乔治·贝斯特(George Best)和丹尼斯·劳(Denis Law)连在一起,我深深为之而骄傲。我知道2005年末乔治过身前不久,我们最后一次重聚在伦敦的医院病房里的时候,我和丹尼斯同样抱持着这一强烈的心情。


《我的曼联岁月》博比·查尔顿自传节选及注释:苏格兰人劳、少年贝斯特的烦恼以及68年欧冠决赛(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
                                                                                               查尔顿人偶和世界杯
        

       我们踢着风格迥异的足球,丹尼斯一击致命如星火燎原,才华横溢的乔治以他的狡黠和勇敢上演千里走单骑,我则喜欢精准的传球和大力的旋转球射门。但我们有一个始终不变的共同点——我们都热爱进球。

         城里也好乡下也好,渐渐的你会有这么一个印象,球迷们恐怕是不得不看我们的比赛。否则的话,他们大概会想念这样一些场景,比如乔治找着一个对胃口的边后卫开始过人,再比如丹尼斯电光火石间迸发的灵感,又比如我再次从吉米·墨菲(Jimmy Murphy)[1]的建议中得益,进入射程以后更早更坚决的射门。我们把不同的质素带到球场上,原本不相关的能力,随着共同经历的每一场比赛开始愈来愈互补,而终于融为一体。当然,有时候乔治会乘着他时髦的私人飞机溜走,又有时候他会让你徒劳的尖叫要他传球,但世事就是如此,前一分钟他还不可理喻,后一分钟他就会做出一些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来。

       球迷们最爱丹尼斯的,是他的侵略性和自信心。他像是来给足球场上“警报”二字下定义的人——与之相比,他所谓的坏脾气根本不值一晒——他的眼睛永远有神永远充满信心。从来没有一个中后卫能让他流露出哪怕一刹那的恐惧。

         六零年代中期,有一段时间丹尼斯刚好伤愈复出,而后他让我们见识到了毫无保留的精彩表现。他有令人窒息的视野,总是能跑到危险的区域里,突如其来的去挑战对方的中后卫或者门将。他跳得不可思议的高,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后卫们就知道他们不能犯哪怕半个错。丹尼斯只需要一丝缝儿,然后皮球就会在网里了,而丹尼斯则已举臂欢呼。

         因此如果我在左侧或者右侧有空间传中的话,我很清楚我需要做什么:把皮球送到近门柱,永远不要传到远门柱去,因为丹尼斯不会在那儿。假如我能把皮球送到近门柱的话,则偷偷埋伏在半码之外的丹尼斯必定如期而至,于是结果也已然注定。

如果让我概括他的性格,除了在比赛中极勇于承担责任之外——这是显而易见的——就一定是他的苏格兰意识。在诺比·斯蒂尔斯(Nobby Stiles)[2]和我一起帮助英格兰队赢得世界杯的那一刻,丹尼斯故意跑去打高尔夫球。而但凡我们和苏格兰队踢比赛的时候,丹尼斯则保证从头一分钟开始就会踢我们,并且管我们叫作“英格兰杂种”,就好像他必须作这样一个声明——他也真的这么做了——以证明对于这场比赛他确实入戏。

2005年11月,在一个寒冷阴郁的日子里,丹尼斯和我心情低落的搭上了前往伦敦的火车。乔治,当然,直到去世他依旧对很多秘密三缄其口。那天我先给丹尼斯打了电话讨论乔治的病情,医生说他很可能无法度过这次危险期,而后我们俩约在斯托克波特(Stockport)的火车站碰头。丹尼斯之前曾去探望过乔治,因此他告诫我说,乔治非常虚弱,很难对外界的讯息一一作出反应。

正如丹尼斯说的那样,乔治身边围着他的家人,而他本人则几乎陷入昏迷状态。他的一个姐姐告诉我他也许能听见我说话,我便同他讲话,内心极之悲伤。我对着他耳语,就好像很多年以前,慕尼黑空难时我曾经对邓肯·爱德华兹(Duncan Edwards)[3]和马特·巴斯比(Matt Busby)爵士做过的那样,可是亦如当时,老队友的生命历程让我深感困惑,仿佛这些都是在我的经验和理解以外的东西。

后几年,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眼看着最惊才绝艳的一个过早陨落的痛苦和挫折感,渐渐的被这样一个事实所冲淡——即我们一起分享过的那些瞬间,任何一个球员但凡参加了比赛,都会为之满怀愉悦和自豪。

坦率的说,乔治在曼联的处子秀——1963年9月在老特拉福德对阵西布罗姆维奇队(West Bromwich Albion)的那场联赛——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直到他几个月后重返球队,在老特拉福德迎战伯恩利(Burnley),人们才开始明白他是怎样的一个天才。那之前几天我们刚刚作客伯恩利大败而归[5],所以老爷子决定要整饬球队。把17岁的乔治带回球队是他的神来之笔,上天则报之以荣耀。我替我的朋友约翰·安格斯(John Angus)感到深深的遗憾,作为伯恩利的右后卫,他从不曾如此饱受打击宛如受刑。

和丹尼斯一起前往伦敦,让我无法不去想起更早前的一次旅行,当时乔治和我刚踢完一场代表欧足联的比赛,我们一同坐火车离开加迪夫(Cardiff)。那个时候他的声誉和名气正值鼎盛,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老特拉福德的话题常常是乔治前一晚在哪里——到几时,以及,和谁在一起。

在那次旅途中,我记得诺玛(Norma Charlton)[7]和其他女孩子都不在,于是我问乔治他是否介意去我家吃顿晚饭。诺玛跟我说起过我们家冰箱里有一袋冰冻龙虾,所以我灵机一动,想我可以用它来替乔治和我做一顿相当不坏的晚饭。不过坦白说,当乔治答应的时侯我确实略感惊讶。

那是一个微妙的,并且从某种意义上说,气氛有些尖锐的夜晚。乔治被我家的松狮狗迷住了,然后他对于婚姻生活——养一条狗居家过日子——有着无数的问题。于是,我渐渐的有了这样一个印象,即乔治私底下在考虑结婚的可能性,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有着他身陷其中的充斥着夜总会、酒吧和派对的生活所无法提供的东西,此外,也许他还希望拥有一点宁静。

那晚我越来越看到一个不为人知的乔治——好奇的、温暖的,然后也许有些缺乏安全感的乔治。这不禁让我想,也许在所有那些耀眼的光环和小报头条背后,其实只是一个试图在找寻自己生活方向的小伙子。

那些关于我们之间天差地别的故事,通常被认为是事实,然而其实它们往往被夸大了。确实,乔治的有些做法我并不认同,我也不认为他的生活方式是一个职业球员的生活方式,但是至少我得说他在球场上的表现无与伦比。既然如此,那么即便我赞成马特·巴斯比爵士对乔治施以铁腕政策,但教练对他的姑息却也情有可原。

乔治离开老特拉福德是一场真正的悲剧,无论对于足球抑或对于他本人。今天,当我停完车走去我在老特拉福德的办公室,一路上看见父母们带着他们的小孩来看维恩·鲁尼(Wayne Rooney)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这总是让我想起六零年代的那些孩子们的脸。当乔治在球场上,你可以在那些脸上看见期待和兴奋。而后,突然的,他不再在那儿了。

回头看乔治如此匆促而麻烦不断的一生,我却又恍惚如见神迹,想到他的天才横溢和他在这般压力下所成就的一切,这几乎令人难以置信。就好比他对阵切尔西时所进的球——漠视最残忍无情的铲抢——被看作是他才华的一个缩影,展示了他的勇气、无畏和桀骜不驯。

他为人们口中的“天才”设定了一个标准,我恐怕只要还有关于他的影片,这一情形就将永远持续下去,因为人们看到的,是他们相信如今的“天才球员”没有可能做到的。再没有一个人像乔治·贝斯特那样踢球。

当我和丹尼斯一起走进医院病房的时候,那些关于荣耀和悲伤的记忆始终如影随形。我固执的相信我那个也许太一厢情愿的念头:在我把一团糟的龙虾大餐端给乔治的那个夜晚,他大概真的在考虑过不同的、更安定的生活。

我想起最后一年关于乔治的争议,有些人说因为他的生活方式,他哪怕在医生最严厉的警告下都无法戒酒的事实,所以他不应该接受肝移植手术,那个被捐献的肝脏应该被移植进另一个不那么糟踏自己健康的人的身体里。然而我想造物主总会创造一些极端的个体,在足球世界里,又有谁的欢喜和悲伤——又有谁给别人带去的欢喜和悲伤——有乔治这样深刻呢?

当我听说俱乐部打算在球场外的马特·巴斯比爵士路(Sir Matt Busby Way)上替乔治、丹尼斯和我立一尊铜像的时候,我告诉乔治的父亲迪基(Dickie Best)这是我最大的骄傲。在伦敦的医院病房里,则是我们三个最后一次相聚。之后,丹尼斯和我沿着走廊离开,尽管谁都没有说,但我们都明白,我们最美好的足球岁月已经和乔治一起,留在了身后。

《我的曼联岁月》博比·查尔顿自传节选(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战胜本菲卡是来自慕尼黑的遗志

1968年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也许程度不一,但当时我们每一个都已经感到疲劳,不过我们依旧对加时充满期待。因为你看到本菲卡球员的时候,你知道他们已经快到达极限了——恐怕比我们离我们的极限更近一点儿。

“瞧啊,他们快完了,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了。”威尔夫·麦吉尼斯(Wilf McGuinness)[6]说。我听到他鼓励诺比·斯蒂尔斯,后者拼命三郎一样的跑动盯防尤西比奥(Eusébio)[7]:“加油,诺伯,再坚持半小时你就能舒舒服服的回家歇着了。”

老爷子不让我们在加时赛前短暂休息的时候摊手摊脚疲态尽显。我记得两年前的夏天,沃尔夫冈·韦伯(Wolfgang Weber)[8]把英格兰队拖入加时赛那次,阿尔夫·拉姆西(Alf Ramsey)[9]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加把劲,”阿尔夫说,“你们现在就得给我好好站起来了,如果他们看见你们早早的就起来准备比赛,他们会以为你们还浑身是劲。”

现在,看看本菲卡的球员们,很容易就会想起阿尔夫的话,葡萄牙人都累瘫在地。加时赛开始两分钟后,我们疲倦的双腿重新找回了活力,我们的乐观也得到了印证。当时,阿历克斯·斯特尼(Alex Stepney)[10]大脚把球踢到对方半场,本菲卡的中后卫费尔南多·克鲁兹(Fernando Cruz)正试图把皮球控制住,乔治·贝斯特跑到他身边把球截走,而后单刀赴会逼近何塞·亨里克(José Henrique)把守的龙门。在他盘带过门将之后,我冲他大吼:“射门,快射门!”那一刹那长如永恒,最后乔治终于把球踢向球门。亨里克试图作出扑救,但已无济于事。进球了。

“天意。”我想。布莱恩·基德(Brian Kidd)[11]一分钟后再下一城的时候,我看不清向我跑来的队友,我也看不清夜色里狂喜的球迷,但我可以听见他们。当我想到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泪水刺痛了我的双眼,我必须忍住不让它们流下来。

而后,在我第21分钟攻入第三粒入球时,我们真的开始相信胜负已判。这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胜利的狂喜和宣泄感合而为一,然而最深沉的情感犹未到来。因为那一刻,我们还必须拖着疲惫的身体奔跑,不去在意是否已然体力透支。

当终场哨音响起,我唯一的念头是担心老爷子。他经历了那么多事,来到他足球生涯的巅峰。这场比赛的意义他已经念叨了好些天,慕尼黑的遗志,以及他的男孩子们曾经如何以生命的代价来追逐这座奖杯。

赛后他走过来和他的球员们一一拥抱,我没有办法准确的描述那一瞬间我的感受,但我确实记得当我和比尔·福克斯(Bill Foulkes)[12]、诺比·斯蒂利斯以及谢·布利南(Shay Brennan)[13]拥抱的时候,这意味着什么。他们也是长久以来怀抱着这个心结——或许尤其是比尔,因为和我一样,他也曾经在那个白雪皑皑的机场,眼睁睁看着马特·巴斯比爵士倒下,眼睁睁看着他的球队,我们的朋友,一刹那天人永隔。我知道我们都明白,一些曾经主宰了我们的生命如此之久的事情,终于可以了结。

《我的曼联岁月》博比·查尔顿自传节选(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博比·查尔顿爵士(Sir Bobby Charlton) 2007。节选自《自传:我的曼联岁月》(My Manchester United Years: The Autobiography),海德兰(Headlline)出版社出版。


【注释】

[1] 吉米·墨菲(1910-1989):威尔士人,长期担任马特·巴斯比爵士的助理教练,在曼联一直工作到1971年,慕尼黑空难之后在巴斯比爵士养伤期间还曾暂时代理过主教练,并把曼联带入了足总杯决赛。另外,他还曾经带威尔士国家队参加了1958年世界杯,这是威尔士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出现在世界杯决赛阶段,且成功晋级八强,最后0-1小负当年的冠军,拥有年轻贝利的巴西队。

[2] 诺比·斯蒂尔斯 (1942 - ):1960年至1971年效力于曼联,司职防守中场。他和博比·查尔顿爵士是仅有的两个既获得过世界杯也捧起过欧洲冠军杯的英格兰人。

[3] 邓肯·爱德华兹(1936 - 1958):慕尼黑空难的罹难者之一,司职中场,被认为是当时曼联和英格兰的明日之星,16岁加盟曼联,18岁零183天首次代表英格兰出战,这个战后最年轻国脚纪录直到近年才被鲁尼和沃尔科特先后打破。慕尼黑空难后爱德华兹受重伤,辗转半个月,终告不治身亡。

[4] 指1963年12月26日曼联客场1-6负于伯恩利的比赛,而在两天后主客互易的比赛里,曼联则5-1大胜对手。

[5] 诺玛·查尔顿(1939 - ):查尔顿爵士的妻子,二人于1961年结婚。诺玛·查尔顿娘家姓波尔(Ball),婚前在曼城的一家时装店做服饰干洗的工作。查尔顿夫妇是在当地的一间室内溜冰场初次邂逅的。

[6] 威尔夫·麦吉尼斯(1937 - ):1954年至1959年效力于曼联,司职边前卫。1958年,他因伤无法随队前往贝尔格莱德,而逃过一劫,但次年却还是由于腿骨折被迫退役,之后虽曾试图重回球场,但终未能如愿。作为教练,麦吉尼斯辅佐阿尔夫·拉姆西率英格兰队获得了1966年世界杯的冠军。1970年他曾短暂接任曼联主教练一职,可惜未能出头,半年后挂冠远走希腊,后又辗转多家俱乐部。

[7] 尤西比奥(1942 - ):葡萄牙历史上最著名的球星,传奇射手,出生于莫桑比克,外号“黑豹”,以速度惊人而著称于世。

[8] 沃尔夫冈·韦伯(1944 - ):西德球员,司职中后卫,1966年世界杯的决赛上,他最后时刻的入球把比分扳为2-2,从而迫使英格兰队进入加时赛,但最终西德队还是以2-4告负。

[9] 阿尔夫·拉姆西(1920 - 1999):1963年至1974年间执教英格兰国家队,其间于1966年率队夺得英格兰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世界杯冠军,次年获封爵位。此外,1968年欧洲杯他带领英格兰队获得季军,1970年世界杯则打入八强。

[10] 阿历克斯·斯特尼(1942 - ):1966年至1978年效力于曼联,司职门将。

[11] 布莱恩·基德(1949 - ):1963年至1974年效力于曼联,司职前锋。退役后从事教练工作,1988年回到曼联在弗格森爵士手下担任青年队教练,在以吉格斯、贝克汉姆为代表的92班青训球员的成长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后他升任助理教练,直到1998年离开曼联前往布莱克本担任主教练。目前他在谢联担任助理教练一职。

[12] 比尔·福克斯(1932 - ):1952年至1970年效力于曼联,司职中后卫。他是慕尼黑空难中幸存的“巴斯比宝贝”之一,他在曼联的出场纪录为679场,仅次于查尔顿爵士和吉格斯,排在历史第三位。

[13] 谢·布利南(1937 - 2000):1958年至1970年效力于曼联,司职边后卫,他一共代表曼联出场355次。


《我的曼联岁月》博比·查尔顿自传节选(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94美国世界杯期间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