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清风徐来 克己待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球迷,酷爱收集足球书刊杂志画册等,喜欢巴乔、马拉多纳、荷兰三剑客、AC米兰、曼联、巴萨、意大利、德国队。也是一个军事迷,经常浏览军事网站,作一个忧国忧民的愤青。爱和朋友喝啤酒。球踢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一天,我在操场踢球时,有一个大连小伙走过来,说我踢的很好,我们一谈才知,他是-----大连队90年代初的中场核心王军----家邻居!请各地的球迷朋友和我联系互通有无。

网易考拉推荐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XuKe  

2013-09-26 14:07:00|  分类: 球星自传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1]我儿时的最爱,篮球

     肯定有许多现在在读这篇文字的朋友们会认为,我是从小就迷恋足球一直到现在的,但是我必须说,你们错啦。当我开始绕着“公园别墅区”(译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中产阶级聚居区,坎比亚索的出生地)的街道蹒跚学步,当我开始学会使用第一个词组,我喜欢的唯一的东西就是篮球——虽然当时我还没有篮球大。那时候只要我运球经过,我家的邻居们就开始为他们的草坪和花圃、以及无时无刻都有粉身碎骨危险的玻璃窗提心吊胆。

     我的父母都是体育迷,造成的结果就是,我们三兄弟生下来就喜欢跟在一个球后面跑——无论是篮球、足球还是网球。卡洛斯,我的爸爸,他是“公园别墅区体操和击剑联合会”(GEVP)篮球队的队员;而媞塔,我的妈妈,则是个极端狂热的篮球迷。我还不到三岁的时候,父母就因为我们对篮球的喜好而把我和我的二哥尼古拉斯送进GEVP的篮球队,而我的大哥费德里克几年前就去了那里。直到今天,我依然能够清楚地回忆起那些美好的岁月,GEVP的篮球队很专业,那是我的第一家俱乐部,我在那里花了很长的时间练习投篮和运球;而我最高兴的,就是有机会和与自己同年纪有同样热情地男孩子一起打球。那时候,回到家,母亲还会继续帮我训练技术,她把两个人形的牌子放在车库里,教我带球绕过他们,就好像在场上绕过防守球员一样。在这样的训练中,我的篮球水平迅速的进步了,直到有一天,不再进入邻居们的黑名单……

     那时候我真的被这种奇妙的运动弄得有点发疯,整天待在GEVP玩球,那里变成了我的第二个家。因为对小孩子的成长很负责任,父母也就放心把我留在那里,GEVP真的是社区俱乐部的典范。我也在俱乐部里看爸爸打球,有时候他的比赛一结束,接下来就轮到少年组的对抗,我和我的兄弟nico一起拼命把球投进篮筐。那时候整天被努力和梦想填的满满的,那样快乐的时光。

     我在GEVP的篮球队待了七年,从四岁到十一岁,十一岁那年我的兴趣和努力明显的转到了足球方面。在GEVP的七年里,我从入门组到幼儿组,再到少年组一点一点进步,我现在还记得那些教练的名字,“el Pollo”、“Balbis”、“el Pato”以及“Prandi”,他们都很喜欢我,并且照顾我,帮我提高技术改正错误。我从小就和那些比我大不少的男孩子一起玩,他们在旁边照顾我、保护我,而我则喜欢控着球跑。在GEVP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我的绰号的诞生。那时候我非常小、非常单薄,白肤金发,就好像电视上的cuchuflito,于是,在俱乐部里大家对我的称呼很快的就统一起来了:cuchu。 

     讲一讲那时候我最美好的记忆吧。在八十年代,Ferro是全国最重要最好的篮球馆,甚至是整个拉美最棒的。那时候能去Ferro可是很了不起的,就好比一个踢足球的八岁男孩子去纪念碑体育场打场比赛。我运气很好,去过那里三次。其中有一次我断球之后迅速传给在三秒区里的兄弟nico,由他投进致胜一球,真是漂亮极了!我当然还记得其他的伙伴,我可忘不了Gaston Castro:我们从进队就在一起,一直到我离开;还有Julian Lopez Delgado——我们一起去海边,还有Fernando Festa……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后来几年我已经开始在“公园”(译注:布市公园别墅区一个足球俱乐部的名字,以培养好苗子著称,坎比亚索的启蒙俱乐部)踢足球了,但是只要在篮球场上,我就要保卫GEVP的荣誉。那一次我代表GEVP和“公园”打篮球比赛的情景我一辈子都记得:比赛还有三秒就要结束了,我们还落后一分,队友把球传给我,我转身摆脱防守出手,球刷筐而入,结果我们反赢了一分——当时我玩足球时的伙伴和他们的父母、我的足球教练、以及“公园”里所有的观众都想把我杀了。后来,逾越节(译注:基督教节日)的时候,俱乐部的一个年轻人对我说:“你多少次把足球踢进对手的球门让我们队获胜,又有多少次把篮球丢进我们的篮筐,这我可都记得。大家都要因为你而分成两派啦——就好像关注‘经典大战’时一样(译注:德比战的阿根廷式叫法,如布市最有名的博卡-河床经典,以及独立-竞技经典)。”

     篮球是我的激情,即使我开始踢足球之后好几年也一样。后来我入选了阿根廷少年队预备队(译注:原意是“婴儿”),必须做一个选择了,我才放弃它。我在GEVP的时候就不用说了,即使在今天,我依然觉得篮球是这个世上最棒最有魅力的运动——我也时常会想,假使我当时选择的是篮球、假使我给它更多的时间、会怎么样呢?

     如今,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看篮球比赛,NBA转播更是从不错过。我还会时不时和儿时的伙伴们出去打上一场,特别是在关键的比赛之前,在篮球场上尽情挥洒汗水之后,压力啊紧张啊立刻就消失了,整个人精神饱满——我离不开它;篮球是我儿时的最爱,现在我的爱依然不变。
[2] 公园俱乐部,我的第二个家

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讲,学校是人的第二个家,不过对我来说,那个位置属于公园俱乐部。在那里我开始学踢足球,开始像一个足球运动员那样踢球,那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美好时光。直到今天,只要我能,我还是想回到那里去。

我进入公园俱乐部的时候她刚成立了6年,那时候我还在GEVP打篮球,而“公园”也只是个在十个街区范围内稍有名气的小俱乐部。最开始去那里踢足球的是nico哥哥,他在和我一起去GEVP打篮球的间隙去那儿玩,通过他我也认识了众多踢足球的同龄玩伴,不知不觉地开始走向这条道路。需要着重说说的是,我的兄弟nico是个门将,玩篮球的经历对他的反应、判断、上肢力量和弹跳很有好处;而我,从小只是跟在哥哥的后面跑来跑去,他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而已。

直到有一天,我在场上一个人玩,被正在隔壁场地训练队员的拉蒙·马多尼看到了,他是俱乐部专职训练小孩子的教练之一。结果他就跑去给我妈妈说他希望我去踢足球试试,因为他很喜欢我跑步的样子。可是那时候我根本不了解足球是什么,更不知道一个5号[译注:在阿根廷,5号是经典后腰的号码]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只想打篮球,除了在GEVP打篮球我什么都不想做。幸运的是,佩洛·马多尼[译注:拉蒙·马多尼的昵称]并没有放弃,他每次见到我都不厌其烦的说你该去踢足球云云。他是如此的固执,以至于我不得不躲着他,后来有一天,他在俱乐部里看到我哥哥nico却没有看到我,于是他就一路找出来,最后发现我躲在送我们来公园的大哥费德里克的车子里面。于是他像之前无数次那样问我:“你什么时候来?”这一次我终于投降了,无奈的回答他:“好啊,饶了我吧,如果这样能让你满意的话……”说实话,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了。

因为足球,我的人生改变了,我的爱好也改变了,它的魅力很快就征服了我。我开始兴高采烈的去训练,完全着了迷。当少儿冠军杯赛[译注:布市举办的俱乐部间业余比赛]举行的时候,公园还没有成立80组[译注:指1980年出生的孩子组成的代表队],所以我就跑去79组和他们混在一起。当然这种事情现在不会发生了,现在公园已经有了健全的所有组别。那真是灿烂美妙的光阴,比赛不意味着结果只意味着快乐,全无压力。就像在GEVP打篮球比赛一样,全队人一起在场上努力,在场下嬉戏,饿了分吃一块批萨。这就是和集体在一起无比的快乐。

1987年,EL ALBA俱乐部向公园提出来要求租借我,EL ALBA的水平比公园高,他们聚集了最好的球员,所以一般孩子们愿意去那里,而公园这边也会放行。我跟着EL ALBA踢完了少儿冠军杯赛,但是比赛结束之后,我又跑回公园去了。那里已经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每周我周二和周四下午去GEVP打篮球,周一、周三和周五则去公园,足球已经开始占据我大半的时间。

我在公园时的教练是拉蒙·马多尼和伊约·安德雷托,我在首都的少儿联赛踢了五年,刚好拿了五个冠军,平均一年一个。我在队伍里永远是毫无疑义的队长,原因很简单,我总是最早到达训练场。队伍内部的竞争也很激烈,每一年都有新人补充进来,每个人都得为保住自己的位置而拼命;而我总是想做的最好。不过我并不喜欢那种绝对的个人表演,我喜欢通过反复的传球来破门,基于此,我需要队友的帮助;也正基于此,我学会了为集体而踢球。

那时候还有一件事情经常发生,就是教练员总是让我在场上换位置,准确地说,总是让我去“补漏洞”。这也说不上是一件坏事,不过到后来,教练总是讲:“唉,我希望我手下有20个像你这样的球员,喜欢往那里放就往那里放,而且目的总都能实现。”结果,毫不奇怪的,我成了万金油……

一开始的时候我踢前腰,后来费德里克·佐科利到俱乐部来了(他现在在El Porvenir队),我被安排去打11号[译注:前锋,一般指二前锋];再后来费德里克·因苏阿也来俱乐部了(他现在进了青年人队的一线队),他是当时最好的11号,所以我又被教练指派去打3号[译注:中后卫,大汗],这个位置是球队的根基,而我换来换去,只觉得很有意思……其他的还有Guillermo Hauria,他现在在青年人的四线队;Alexander Lali,他在博卡;Nicholas Chiesa,他在青年人的预备队。那时候通常我们如此布阵,Hauria和Lali在右边,我在左路,费迪·佐科利在中间,而费迪·因苏阿和Nicholas Chiesa是前锋。我们是公园的“经典组合”。[译注:估计又来了一个中后卫,所以又变成左边前卫了,笑~宝宝真好“欺负”~]
每周六下午二点到晚上九点,人们都从四面八方涌入“公园”的小体育场,观看我们的表演,一起享受足球。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那些既不是我的邻居也不是我的朋友的陌生人,会如此热衷我们的比赛,会投入那么多的热情,拿家用摄像机记录一切?虽然时间并不很长,但是这种比赛让我第一次看到了与少儿联赛时期完全不同的足球氛围,也让我明白:你所得到的每一件东西归根到底都是因为你付出了努力,而不是仅仅因为运气。

我要承认,我很幸运,不像很多同龄的男孩子那样背负着经济压力[译注:坎比亚索家是典型的中产阶级,住小洋房开汽车上私立学校那种],我的父母可以经常去看我的比赛,拼命为我加油。我在赛场上感受到的从来都是幸福和陶醉,并无其他。

记忆中,那时候我们最难对付的对手是体操队[译注:阿根廷一老牌俱乐部,经常进入甲级]的80年组,那时的我们、的对手今天基本都在Vélez、Real Villa等队里踢职业足球,很有实力。我们大概是在冠军赛的四分之一决赛碰面的吧?抑或是少儿联赛里?总之胜者将和Gymnastics队争夺桂冠。那天的比赛有700人观看,小小的场地被挤得水泄不通,以至于来给我加油的父母即使出示了证明也被保安阻挡在门外拒绝放行。那场比赛最后的结果是5比2,我们赢了,顺利挺进决赛,但是场外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后两边的支持者彻底对立起来了,差点爆发争斗,气氛紧张的就好象是为了博卡和河床的经典大战一样。[译注:关于“斗争”细节原文还有七八句,大概是两个队争执场地问题,完全不能翻译……吐血中,从略,感慨阿根廷人真是狂热啊……]

1993年,我离开了公园俱乐部,最后一年里我踢五人中场中的左边前卫,那一年我们踢得也很棒。直到如今,我听到“公园”这个名字依然觉得无比亲切,我用永远不会忘记它。有时候我也会回去,去看看教练们。我在那里总会遇见昔日好友,比如Batiste,比如Trapasso,比如Insúa,比如Rutman……然后我们总会一起玩一会足球,就好像儿时那样。

[3]青年人,我的学校

十岁的时候,我有了新的梦想:那就是要在更大的舞台上表演。这大概是所有的男孩子共同的梦,因为这是一个标志,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马拉多纳或者雷东多是不会在给孩子们玩球的小型场地里比赛的,他们的舞台是纪念碑体育场、是糖果盒,作为十一位主角之一,在数千人面前表演。在1991年我得到了一个机会,开始向梦想中的舞台迈出第一步。那一年,阿根廷青年人俱乐部的少儿组借公园的场地作为主场。之后周六晚上我照常代表公园俱乐部和队友们一起出场,而周日早晨就跟着青年人队的少年组去打少儿冠军杯,那一年我也以青年人俱乐部球员的身份在冠军杯赛上报了名。说到这里,恐怕又要有人要认为在青年人我一定是个5号了吧,那你们又错了,当时我的任务是出任二前腰之一,事实上,我非常喜欢这个工作,做得也不错。而我的亲属和朋友们、特别是我的父母一向不是非常乐意看到我出任后腰,因为那是一个球场上风险最大最容易受伤的位置,而且你常常面对两难的选择:不上抢的话无法截断对手攻势,而上抢的话一旦失败,对方就直接面对中后卫了。

起初三年我们并没有在80年龄组里夺冠,因为同组别的瓦雷斯队一直非常强大,不过我们始终在进步,一点一点的努力完善自己。今天,当我已经能够在曾经梦想过的大舞台上比赛的时候,我要由衷地感谢当年的三个教练Yiyo Andretto、Oscar Refojos和拉蒙·马多尼。因为他们在那个会影响职业运动员一生命运的重要成长阶段一直对我很关心,也很严格。今天的我没有像某些男孩子一样存在着基本功方面的严重缺陷;也不会在很多年后悔恨当年的教练为什么对自己太“宽容”,这都必须归功于他们,在这一点上,我实在足够幸运。在青年人的第一年里我们也赢得了一项冠军,不过不是在阿根廷。那年我们运气很好,得到了和意大利一支11岁年龄组的队伍打友谊赛的机会。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作跨越半球的长途旅行,更是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职业球员。我们住在很漂亮的旅馆里,有十分专业和完善的练习计划,并且独自占据最好的训练场。那场比赛我们战斗到最后一刻,最终取得了胜利。意大利人把漂亮的奖座交到我手里,因为我是球队的队长。

位置的变动

现在,除非施魔法才能把我和足球分开了。我一直是个攻击型球员,但是教练开始有目的的改变我在场上的任务,他把我放在我们通常称作“中场发动机”的5号位置。虽然长期以来我都对后腰这个角色很着迷,但是起初的时候可是没少遇到麻烦。为什么呢?因为6号的队员通常必须去防守对方的9号,以至于在场上我总是变得很孤单。在战术中,5号并没有固定需要盯防的对象,战术中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完全靠自己把握,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会在球场中间乱跑茫然不知该干什么。幸好,像我当时那个年纪的小孩子学什么都快,而且每一点进步都能帮助自己积累信心和热情。于是,在1993年的最后6场比赛里,我正式开始在场上出任后腰了。并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伴随着很多的挫折以及更多的练习,终于渐渐适应了这个角色。
不久,第一个大挑战就到来了:检验一个后腰的能力没有比让他去巴西打比赛更能说明问题的了。在Alegrete的那次比赛我们踢得很好,非常舒服,最终的结果呢?我们拿到了第三名;但是我们得到的经验教训和我们赢得的鲜花一样,都是最多的。由于我们是比赛的焦点,除了要打好比赛之后,还要学会应付其它问题,比如种种场外因素,比如对手投诸的轻蔑或者侮辱,甚至还要提防观众席上飞来的石头——那一次巴西之旅的经验,即使在我成为专业球员之后,也时常用的到。 

第一个冠军赛桂冠

1994年3月,冠军赛又一次开打,这一次我们明显感觉到了很多与往不同的地方。比如说,比赛更严肃了,参赛的男孩子们之间水平的差距也缩小了,一切都显得更加职业。我们在比赛中充满了信心,因为我们的队伍一直很团结,并且目标明确、训练刻苦。我们每个周六都在青年人的老体育场里比赛,那里狭小的场地总是被小球员的父母亲属以及十分热情的附近居民们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也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努力的动力和适时的好运,那时候我们在场上,整整90分钟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到吹响终场哨声,半点都不敢放松,最终我们战胜独立取得了冠军(加布里可没少给我们添麻烦[某烟插花:指加布里埃尔·米利托,后来坎比亚索在独立的队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再加上乌拉圭人弗兰,三个人就是独立的中轴线,号称“呆瓜三人组”- -~当然是开玩笑])。 
那个赛季对我来说非常的特别,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和马拉多纳、和雷东多、和Batiste、和Borghi等等等等伟大的名字同在一个世界里,我们原来做着同样的梦、同样付出努力、同样为荣誉拼搏,我们都是数以千计的足球运动员之一。1994年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是那样的华美,我们每周五都聚在一起烧烤——我的家人、还有俱乐部的朋友们——坐在我家的庭院里同样的地方、甚至吃着同样口味的冰淇淋[某烟插花:烧烤配冰淇淋,不怕肚子疼……];那一年我们留下了冠军、我们踢出了非常漂亮的足球、我也得到了最佳球员的提名(最终当选的是河床队的Jose Sand)。

飞跃

10月,新赛季又开始了,起初的分区赛我没怎么参加。在进入95年的第二场比赛里,我们在Paternal面对Ferro队。那一天看台上有17岁以下国家队的助理教练Hugo Tocalli[译注:即原阿根廷国家青年队主教练,现阿根廷国家队助理教练,佩克尔曼的助手。]那场比赛我在场上踢自由人,主要在左边活动,进了三个球。不久之后,就被征召入U-17国青队备战南美青年锦标赛。这是一扇向青年球员打开的门,我已经跨了进去,步入了一个前所未见的领域。看一看那届南美青年锦标赛参赛选手的名字吧:Paglia,里克尔梅,Emanuel Ruiz,Pablo Islas,Traditto,Denis,Ledesma[译注:莱切的队长?从年龄看有可能],Lucas Gatti,还有我的哥哥尼古拉斯。当然,还有更多的男孩子也短暂的来到了我们中间,但最终都没有留下,队内竞争激烈,特别是有些首发位置,往往有三四个孩子铆足了劲头势在必得。95年和接下来的96年,我和nico哥哥幸福的度过。我们同时出场,有种神奇的默契,仿佛一个想什么另一个立刻就知道似的[译注:守门员和后腰怎么产生默契?糊涂中……不过还是要大大赞美兄弟爱……]。1996年,在我随U-21出征土伦杯的时候,皇家马德里队的邀请函到达了我们家里,很快的,我和哥哥一起去了西班牙。
事实上,我在青年人的那些日子,正好是俱乐部最状况最好的时候。那里的教练Pepe Moral,Carlos Balcaza和Cadars-Soler几乎教给我成为一个球员所需要的一切东西。令人扼腕的是,由于陈旧的系统、冗杂的人事、失职的领导者等等,再加上经济问题,使得不久之后,俱乐部的青少年梯队建设每况愈下,好的教练和球员也纷纷流失……但是,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痕迹的,始终只有青年人俱乐部美好的荣光。

[5]土伦杯上的大惊喜

96年5月1日,在青年人俱乐部的8线队得到了更多锻炼的我又入选了何塞·佩克尔曼的队伍。那时候,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u-21青年队,这支队伍刚刚在1年前的卡塔尔世青赛上战胜了巴西夺得了冠军。教练员将我们这些u-17的队员编进u-21的队伍里,名义上作替补,实则主要是为了给我们积累经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也会有惊喜…




梦想是生活的必需品,而在你年纪很小、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它甚至可以是生活的全部。我只是单纯的想踢球,既然想踢球就会渴望一个最大的舞台,于是我应当也必须去皇家马德里——就这么简单。

阿根廷的冬天,欧洲的夏天。在一天里,我几乎经历了所有的气候。当时我刚刚打完21岁以下土伦国际青年锦标赛回国,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新的发展机会:皇家马德里要了我。听上去很奇怪,这件事发生得如此突然,让人难以置信。但它是真的!我爸爸把这家西班牙俱乐部领导层发来的传真给我看,我才知道这件事不是在闹着玩儿。从一开始闪过这个念头,我就断定这是真的。如果皇马同意让我的兄弟尼古拉斯一起转会,一切就可以敲定了。虽然有些冒险,但值得去尝试。于是,我的爸爸到了西班牙,会见了皇马的决策者们,但他们没有把这些写进最后的协议里。要准备离开阿根廷了,与自己最亲密的人分别是件很难过的事情。但想想马上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尤其是象皇马这样的大俱乐部不可能每天都把注意力放在一个阿根廷球员的身上,就让我觉得克服这些困难并不是不可以的。1996年6月27日,在和亲友们无数次拥抱话别之后,我和尼古拉斯飞到西班牙。

我们是6月28日清晨到达西班牙的。没呆几天,我就去瑞士加入皇马一线队的球员们一起进行赛季前的集训。不久前,我还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这些大名鼎鼎的球星们,现在我却和他们在一起,分享每一件事:我们一起训练,一块儿午餐,晚餐,一起烧烤。在尼翁小镇的这些日子,一切都显得很完美:完善的供应我们需要的物品,训练轻松又认真。他们让我和南斯拉夫球员佩特科维奇同住一个房间,幸好他在俱乐部已经呆了很久,会说西班牙语。但对我来说,最美妙的事就是这十五天我能够和我的偶像费尔南多.雷东多在一起。能这样接近他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在同一个队里踢球,坐同一张桌子。我鼓起勇气和他交谈。他是那么出色的一个球星,我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贴着他的海报。我,一个15岁的年轻球员居然有机会和他那么伟大的球员一起进行赛季前的集训!当时还有别的球员增援皇马:罗伯特.卡洛斯和苏克。但在队中我得到最好的夸奖就是来自雷东多。我怎样评价费尔南多这个人?他完美无缺。他是是首先试着和我交谈的人,因为他希望能解开我的困扰。没错:在这里不管是雷东多还是其他人都不认为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完全没有架子地给我提出建议。还有更让我难忘的就是在整个集训期的那些联谊聚会,大家总是叫上我一起参加。在聚会中他们让我主罚点球,很令我感动。可惜的是好象只是一瞬间,与我心目中最伟大的球员雷东多一起踢球和聚会的美好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结束赛前集训,我开始和我的兄弟一起生活。当时我们年龄都还很小,要和尼可一起承担起生活的重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当我回首往事,我必须说那段日子我顺利走过来多亏尼可这个出色的伙伴以及我们从大哥费德利科那儿得到不少帮助。事实上我和尼可一起学习到很多东西,第一年的生活过得相当愉快。谁帮助我们那么快适应了生活呢?很幸运,那个时候正好Leonardo Biagini也住在马德里,他当时在马德里竞技队踢球,已经渡过了远离祖国和家人的那段难熬时光,他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我们兄弟俩。我们和他住的地方离得很近。我们是否出去散步?很少。我和尼可都不太认路,我们只去过那些最近的地方。在足球方面我并不很如意。他们说我们年龄还太小,不能留在一线队里,所以我们开始和俱乐部的二线队一起训练,当时二线队打的最重要的比赛就是西班牙乙级联赛。我大概打了不到十场比赛吧,因为对抗很激烈,俱乐部说不希望我受伤,便不再派我上场。这一事实令我想融入球队参加整个赛季比赛的期望破灭。不管球队名次怎样,我都得不到足够的上场机会。最后,球队降到了乙级B组。

有了第一年的经验,所有的事情都有转变。首先因为Leonardo Biagini走了,他转会去了梅内达队。看上去会是很艰难的一年,因为我们已经被证实将留在二线队中参加激烈困难的乙级B组的比赛,也就是西班牙的第三等级的联赛。尽管事情看上去糟透了,但那一年还是我在西班牙相当重要的一年。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结识了一家在马德里经商的阿根廷人并且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我和尼古拉斯整天呆在他们家里,就象我们是那个家庭的一份子,正因为这样我们得以度过最艰难的时期。我们在他家里聊天,吃烤肉,玩字谜游戏,他和他的家人还成了我们的头号球迷。在足球方面,我终于在艰难的比赛中有了打满全场的机会。我在场上担任中场组织的角色。我大概出场了90%的比赛,进了相当多的球,我们一直打到最后决赛,但我们碰上了当时士气正旺的巴塞罗那二线队,输掉了比赛。说真的,那两年在西班牙的生活让我成熟了不少。和尼古拉斯一起单独生活是个重要的责任。这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另外在足球方面,我懂得了怎样去应付如升降级这种重要的生死之战,而且我也更加强壮,能够适应激烈的对抗。一切都不如理想中那么完美,但每件事都有它的价值。

在初到皇马的时候,足球就是我的一切。是我梦想的起点,也是我生活的基点。

[6]到达皇马

梦想是生活的必需品,而在你年纪很小、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它甚至可以是生活的全部。我只是单纯的想踢球,既然想踢球就会渴望一个最大的舞台,于是我应当也必须去皇家马德里——就这么简单。

阿根廷的冬天,欧洲的夏天。在一天里,我几乎经历了所有的气候。当时我刚刚打完21岁以下土伦国际青年锦标赛回国,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新的发展机会:皇家马德里要了我。听上去很奇怪,这件事发生得如此突然,让人难以置信。但它是真的!我爸爸把这家西班牙俱乐部领导层发来的传真给我看,我才知道这件事不是在闹着玩儿。从一开始闪过这个念头,我就断定这是真的。如果皇马同意让我的兄弟尼古拉斯一起转会,一切就可以敲定了。虽然有些冒险,但值得去尝试。于是,我的爸爸到了西班牙,会见了皇马的决策者们,但他们没有把这些写进最后的协议里。要准备离开阿根廷了,与自己最亲密的人分别是件很难过的事情。但想想马上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尤其是象皇马这样的大俱乐部不可能每天都把注意力放在一个阿根廷球员的身上,就让我觉得克服这些困难并不是不可以的。1996年6月27日,在和亲友们无数次拥抱话别之后,我和尼古拉斯飞到西班牙。

我们是6月28日清晨到达西班牙的。没呆几天,我就去瑞士加入皇马一线队的球员们一起进行赛季前的集训。不久前,我还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这些大名鼎鼎的球星们,现在我却和他们在一起,分享每一件事:我们一起训练,一块儿午餐,晚餐,一起烧烤。在尼翁小镇的这些日子,一切都显得很完美:完善的供应我们需要的物品,训练轻松又认真。他们让我和南斯拉夫球员佩特科维奇同住一个房间,幸好他在俱乐部已经呆了很久,会说西班牙语。但对我来说,最美妙的事就是这十五天我能够和我的偶像费尔南多.雷东多在一起。能这样接近他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在同一个队里踢球,坐同一张桌子。我鼓起勇气和他交谈。他是那么出色的一个球星,我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贴着他的海报。我,一个15岁的年轻球员居然有机会和他那么伟大的球员一起进行赛季前的集训!当时还有别的球员增援皇马:罗伯特.卡洛斯和苏克。但在队中我得到最好的夸奖就是来自雷东多。我怎样评价费尔南多这个人?他完美无缺。他是是首先试着和我交谈的人,因为他希望能解开我的困扰。没错:在这里不管是雷东多还是其他人都不认为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完全没有架子地给我提出建议。还有更让我难忘的就是在整个集训期的那些联谊聚会,大家总是叫上我一起参加。在聚会中他们让我主罚点球,很令我感动。可惜的是好象只是一瞬间,与我心目中最伟大的球员雷东多一起踢球和聚会的美好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结束赛前集训,我开始和我的兄弟一起生活。当时我们年龄都还很小,要和尼可一起承担起生活的重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当我回首往事,我必须说那段日子我顺利走过来多亏尼可这个出色的伙伴以及我们从大哥费德利科那儿得到不少帮助。事实上我和尼可一起学习到很多东西,第一年的生活过得相当愉快。谁帮助我们那么快适应了生活呢?很幸运,那个时候正好Leonardo Biagini也住在马德里,他当时在马德里竞技队踢球,已经渡过了远离祖国和家人的那段难熬时光,他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我们兄弟俩。我们和他住的地方离得很近。我们是否出去散步?很少。我和尼可都不太认路,我们只去过那些最近的地方。在足球方面我并不很如意。他们说我们年龄还太小,不能留在一线队里,所以我们开始和俱乐部的二线队一起训练,当时二线队打的最重要的比赛就是西班牙乙级联赛。我大概打了不到十场比赛吧,因为对抗很激烈,俱乐部说不希望我受伤,便不再派我上场。这一事实令我想融入球队参加整个赛季比赛的期望破灭。不管球队名次怎样,我都得不到足够的上场机会。最后,球队降到了乙级B组。

有了第一年的经验,所有的事情都有转变。首先因为Leonardo Biagini走了,他转会去了梅内达队。看上去会是很艰难的一年,因为我们已经被证实将留在二线队中参加激烈困难的乙级B组的比赛,也就是西班牙的第三等级的联赛。尽管事情看上去糟透了,但那一年还是我在西班牙相当重要的一年。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结识了一家在马德里经商的阿根廷人并且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我和尼古拉斯整天呆在他们家里,就象我们是那个家庭的一份子,正因为这样我们得以度过最艰难的时期。我们在他家里聊天,吃烤肉,玩字谜游戏,他和他的家人还成了我们的头号球迷。在足球方面,我终于在艰难的比赛中有了打满全场的机会。我在场上担任中场组织的角色。我大概出场了90%的比赛,进了相当多的球,我们一直打到最后决赛,但我们碰上了当时士气正旺的巴塞罗那二线队,输掉了比赛。说真的,那两年在西班牙的生活让我成熟了不少。和尼古拉斯一起单独生活是个重要的责任。这和在家里完全不一样。另外在足球方面,我懂得了怎样去应付如升降级这种重要的生死之战,而且我也更加强壮,能够适应激烈的对抗。一切都不如理想中那么完美,但每件事都有它的价值。

在初到皇马的时候,足球就是我的一切。是我梦想的起点,也是我生活的基点。

〔7〕u-20的两个冠军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那六个月永难忘怀。甚至感觉自己成了胜利女神的宠儿——1997年年初,我们在秘鲁拿到了南美青年锦标赛冠军;而那一年七月,我们又在马来西亚拿到世界青年锦标赛的冠军。我十六岁生命中所有希望和梦想的一切美好事物,赫然都降临了。我甚至在决赛对乌拉圭的比赛中打入了扳平比分的一个重要进球,我还想奢望其他什么呢?一切美好的不可思议。

事实上,我在皇马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比赛机会,我明白自己缺乏连续性,因此在接到召集令之前不免惴惴不安。但是何塞·佩克尔曼并没有放弃我,他知道这是一个年轻球员成长的必经之路,他给予了我充分的理解和支持。由于出场少这个原因,我必须比别人更早的加练和适应,于是,在整个大部队集结之前一个月,我已经到埃塞萨报道了。
那可能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困难”的训练,整个基地里天天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的队友都在跟随各自的俱乐部打比赛,正忙到不可开交呢。在我打不上比赛的时候我的队友们都在各自的舞台上不断进步,而我现在必须用一个月时间来赶上自己拉下的“功课”。
时间就在这种紧张而充实的训练中慢慢流逝,南美青年锦标赛终于到来了。

大名单确定之后,佩克尔曼把十号球衫给了我。这么个特别的号码,我自然满意极了——不过那种欣喜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我的那届南美青年锦标赛,简直就是以一个噩梦开始的。
尽管我整整单练了一个月,但是依然需要和全队配合、特别需要比赛来找到状态。
阿根廷成功晋级,我简直都没出什么力,我第一次出场是对哥伦比亚,结果上半时30分钟就给佩克尔曼换了下来,踢得确实臭极了。

比赛很艰苦,只有三个队伍能最终杀出重围参加世青赛——而我的状况更艰苦,因为我一直和替补席相伴。
不过尽管如此,何塞还是给了我机会,更给了我信心,他在对巴西前最重要的一场比赛里安排我上场,那是对东道主智利,在Coquimbo(科金博,智利一城市名,智甲球队Coquimbo的主场)。当时比赛进行到最胶着的阶段,我们的名次不错,很可能拿到锦标,于是成为了众矢之的。这场比赛如果我们赢了,就几乎是冠军了;而假如智利赢了,那么东道主还有一线生机——你可以想象当时的气氛有多激烈,他们对待我们的态度十足傲慢无礼。

那场比赛,阿根廷的首发阵容里有库弗雷,萨姆埃尔,普拉森特,Markic,里克尔梅,艾玛尔,罗密欧,Sixto Peralta〔再次惊叹97届的成材率〕……以及对所有对手来说都几乎完全陌生的我。我们痛快淋漓的打了智利队一个3比0,最终在两万智利人的掌声中昂然走出球场。比赛初既定的目标实现了:我们已经成功杀入了世青赛!
只差一场了,只差一步我们就能拿到阿根廷历史上第二座南美青年锦标赛的冠军。最后一场我们赢了巴拉圭,打得不太好,但是确实赢了,我们现在是南美冠军了[某烟插花:这里我研究了很久,因为前文有说“对巴西前最重要的比赛”云云,而后面对手则变成了巴拉圭……可能是笔误吧……]。我们在旅馆里狂欢,猛然感觉自己变成了历史的一部分。


现在该说说马来西亚了,其实情况和智利还是有点相似的。这一次我提前45天回国〔某烟插花:看来你在皇马B队确实很闲……〕,一个礼拜六天统统待在埃塞萨国家队训练基地里;而其他的队友大多一周来三次,其他时间都要在各自的俱乐部里忙于比赛。接下来则是“最困难的步骤”——南美青年锦标赛允许20人报名,而世青赛只能带去18个球员,必须削减人数!那时候简直人人自危。
所以,当佩克尔曼最终确定我入选的时候,我可算长长出了口气——梦才开始,怎么能就此结束呢?
小组赛开局还算顺利,匈牙利和加拿大都不难对付。但是接下来对澳大利亚难以置信的3比4失利浇了我们所有人一盆冷水。最终我们顺利出线,并且完全冷静下来。

进入淘汰赛后我们立刻遇到了强敌英格兰。他们有迈克尔·欧文——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们不仅胜了,而且把局面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表现出压倒性的优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澳大利亚真的帮了我们大忙;尝到了输球的滋味之后,我们更加充满斗志。
英格兰之后是实力更强的巴西,他们也在南美区出线了。那场比赛我在中场中路偏左的位置,发挥的相当好,最终我们2比0赢了宿敌,第二个进球有我的功劳。
那是我们憋了多久的一口怨气啊!我要说,赢巴西实在爽快极了!

接下来是半决赛,我们的对手是爱尔兰,结果是1比0。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到决赛,在那里等待着最后的对手——乌拉圭。
说真的,那场决赛的过程我现在回忆起来竟然模模糊糊的,可是当时那种激情、那种感动却一直留在我心中——直到现在,也依然在我心中,从没有消失过。
在那场比赛之前,我们曾经与乌拉圭在南美青年锦标赛上交过手——那也是我们在南美青年锦标赛上
唯一的一场失利,那时候我们输了个0比1。
那一年的乌拉圭真的很强大,他的队员都很有经验、才华横溢特别是对荣誉极为饥渴——就像我们一样。我们在马来西亚,抬头就能看到陌生的星空,大家都很清楚,此时此刻,在地球的那一边,正是阿根廷的清晨,我们的同胞们纷纷起床关注我们的比赛,为我们加油喝彩。他们一直在看着我们,这是份重担,我们一定不能够叫他们失望。

比赛开始不久,我们就丢掉了一个球;但是十分钟之后,我们得到一个角球,里克尔梅给我打了信号,我准确的把他的传球顶进了对手的大门,1比1!我在心里把自己的这个进球献给爸爸妈妈。比分扳平之后,阿根廷攻势如潮,很快就2比1领先,并把这个比分保持了45分钟,那样漫长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的45分钟……直到裁判终于吹响终场哨音。

在那瞬间,真是的百感交集。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家人,正因为他们,我才能走到这一步。
接下来是颁奖仪式,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一样的狂喜。我们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回阿根廷去,我们的祖国在等着呢!

布宜诺斯艾利斯在下雨,埃塞萨机场上全是冒雨迎接我们的欢呼的人群,宛如梦幻,一个16岁的u-20世界冠军!
成功和荣誉意味着什么呢?有日本和韩国的青年球迷给我写信,只是为了看我,他们特地跑来西班牙。直到西班牙的报纸开了专版来讨论我还依然不能相信——事实上媒体也不相信,因为那时候我在皇马B队连比赛都打不上……

马来西亚,这个名字永远在我记忆之中;那个异乡烈日炎炎的美丽夏天永远在我记忆之中。
我们赢了强大的巴西和乌拉圭,我们是实至名归的冠军!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8〕在独立踏上顶级赛场

虽然我已经为很多优秀的俱乐部效过力,但是我始终认为,独立是其中最特别的一家;那三年光阴,于我来说也是最可宝贵的。
98-98赛季,我作为租借球员,从西班牙回到了家乡。

一切开始于1998年6月,当我跟随皇马在瑞士夏训的时候得知了一个消息,俱乐部打算将我租回阿根廷锻炼。
毫无疑问,我很开心,我的国家队队友们大多数早就开始了在顶级赛场的打拚,我自然不甘心总和青年队比赛——虽然我的年纪比他们是要小一些。

独立队对我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他们的主教练是冠军教练梅诺蒂,他说服了其他人,展开与皇马的谈判。尽管俱乐部官员起初并不认为我会对独立的保级起多大作用,他们甚至认为梅诺蒂又在异想天开了,但是这此租借协议依然很快达成——因为皇马也明白,让我去阿甲锻炼正是时候。
事实上,我在阿根廷干得相当好。第一年没有结束,我甚至就戴上了队长袖标。对于我这样属于租借身份的球员来说,这是罕见的殊荣。
至于皇马方面,他们一年又一年的延长我的租借合同,也许他们认为,那样对他们最有益处吧。

我在独立发生的那些“大事”,你也许都在体育报道中了解一二了,所以我只来谈谈那些发生在独立的小插曲好了。
我在俱乐部里极愉快,当然某些特殊时刻例外。比如初次登上阿甲赛场的那场客战纽维尔老男孩队的比赛,我的家人和一堆朋友全来了,我们却1:2败北……真是尴尬!不过我很快就坚信那只是意外罢了。〔某烟插花:宝宝,你的精神忍耐力真和小强有一拚……〕

说到独立,不得不提到她的球迷。从一开始,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从没把我当成租借身份的“外人”,也许他们起初就隐约预感到我不会只是一个匆忙过客吧……
我从未忘记过他们;从未忘记在那个狂热的体育场中山呼海啸一般呼喊我名字的声音。

如果想用短短的一段话就把我在红魔结识的朋友们介绍清楚,那绝对不可能。像Gaby Milito,像Montenegro兄弟Ariel和Rolfi,还有Cristian Díaz,迭戈·弗兰,Mariano Pernía,Seba Pena,Ariel Rocha,Dany Garnero……这个表肯定不完全,如果漏了谁你可别生气。
——我们的关系不光是队友,还是生活中的好友。

谈到独立绝对不能不说“经典大战”〔某烟插花:就是独立和竞技之间的仅次于博卡对河床的德比战〕。是的,我们每周都要打比赛,但是惟有这场比赛会在整整六个月里成为大家的谈资。
我在独立参加的第一场“经典”表现的不怎么样,结果我们也输掉了。之后很久,我总是想起那场比赛,并且总是觉得懊悔。
于是,第二次报仇雪恨的“经典”就尤为让我印象深刻,那天下着大雨,我和队友们在场上拼命,同仇敌讫。
队友将球传向前场,传到我脚下时Páez过来防守我,我先向左带,假装转移重心然后立刻变向,甩开了防守队员直捣黄龙。我想,现在很多人只要一谈到独立的坎比亚索,脑子里最先反应出来的总会是这个进球。

在独立,我登上了顶级赛场,积累了很多经验,看到了崭新的天地。我本来只准备在这里待一年,结果最终待了三年。这三年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足球。

好了,最后我一定要对独立的俱乐部官员、对教练和工作人员们,对我的朋友说声谢谢——当然还有那些忠诚的狂热球迷。由于你们,我在这个俱乐部非常非常快乐。
——这只是一个小总结,我几乎能向你发誓,在我的故事中关于独立的篇章还没有结束呢!
〔某烟插花:宝宝是曾经说过,若干年后,他要在独立退役……甚至还打算去做工作人员……不过他也说过很想做体育记者……〕
〔9〕第二次入选u-20

由于97年我才16岁,因此99年世青赛的时候我的年纪其实刚刚合适,当然要继续参加。这一届南美选拔赛是在Palta(阿根廷一城市),而世青赛将在尼日利亚举行。这一次我的身份是“身背两大冠军的国青队队长”,感觉完全不同。由于上届很多队员超龄,国青队几乎重组,新的队伍主要成员有艾玛尔、加莱蒂、米利托、杜舍尔、Mumo Peralta和Rolfi Montenegro,我们这次的身份是卫冕冠军,球迷当然希望球队再次夺冠,但是这次的困难却远比上次大得多。

赛制还是和往常一样,分为两组,每组五个队打主客场大循环。每个队都必须和所有的队手交战,最终积分排名前三的队伍能拿到世青赛的入场卷。第一阶段很顺利,不过光胜利不足以令球迷们满足。人们因为我们的身份而给予了我们更高的要求,我们必须打出更伟大的比赛。
在南美青年锦标赛的最后阶段,我们又遇到了老冤家巴西队,我们又一次漂亮的取胜了。大家欢欣鼓舞,真真难以忘怀。不过我们可没有太多时间庆祝,因为冠军还未到手,还有重要的比赛要打呢。
最后一战我们赢了巴拉圭,成功卫冕了南美青年锦标赛的桂冠。
——我至今还记得,那金杯仿佛有魔法,当我凝视它时,我几乎在反影中看到了家人们,他们正和我并肩站在一起。
我得承认,在本土夺冠,感觉完全不同——当然只有比上一次更加美好。

我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参加三届世青赛——不过真的变成这样了。我已经去过了卡塔尔、马来西亚,而现在又到了尼日利亚。我们当然希望能拿到第三个世青赛冠军奖杯,不过非常可惜的,我们最终未能如愿。
时间太紧了,我们根本凑不齐人数,也没有好好的合练〔某烟插花:由于国青队战绩好,骨干们基本都在各自俱乐部挑大梁了。世青赛开打时阿甲热战正酣,佩帅几乎拉不到人……〕。开局就很糟糕,0:1输给了加纳,接着和哈萨克斯坦0:0战平,最后一仗对克罗地亚1:0险胜〔某烟插花:那个球还是宝宝进的〕,最终小组第三,总成绩名列第八,勉强晋级。结果,对上墨西哥,被淘汰了。

该怎么说呢?就仿佛一个梦结束了。虽然这个梦并不如想象中美好,但是依然充满意义和价值。
——与此同时,我的青年队生涯也结束了。有南美冠军的甜美,也有世青赛第八的苦涩——还有一条队长袖标。
我不会再参加世青赛了,我将马上20岁,这条袖标也将会找到新的主人。
我成长了,这些苦乐、这些荣誉都成为了记忆——让我今天回想起来,讲给你听。

〔10〕预选赛的悲伤

我必须单独记录它,记录我开始足球生涯以来最大的悲伤。对此,我至今依旧耿耿于怀。
一切都不正常,简直不可思议,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被淘汰的……我想说的是00年的奥运预选赛,在巴西Preolímpico打的那场比赛〔某烟插花:那场比赛宝宝曾打入一球,但是球队依然输了,并且直接因此导致最后落选奥运会〕。

比赛依然是有年龄限制的,我们派出的是99年下半年重组的国奥队〔某烟插花:囊括97、99两届国青队的精华〕,和巴西的比赛结果将直接关系到参加悉尼奥运会的资格。

佩克尔曼再度担任教练,再度和各家俱乐部展开争夺战〔某烟再插花:事实上,打巴西之前,里克尔梅和萨姆埃尔都因伤退出了〕。尽管年轻,但是我们所有人那时都已经在顶级联赛打主力。我们有能力有经验有连续性,我们真的是极强大的队伍。即使是你现在问我,我也一样肯定我们当时绝对不应该输……尽管事实上我们的确输了,我们因此无法去悉尼……

我还记得巴西人把比赛场地安排在巴西南部的在Londrina和Cascabel〔某烟插花:原文如此,为什么有两个地名我也不知道……〕,那时是1月,骄阳似火,我们从没遇到过那样恶劣的气候条件,完全不能适应。争夺奥运会资格的主要是三个国家,我们、巴西和智利,结果三者之间的直接对话决定了一切〔某烟插花:对智利那场宝宝似乎也进球了,可是也输了〕……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走运,我知道一个好的运动员必须学会面对失败——但是我依然觉得悲伤极了。我爱体育,奥林匹克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而我却失去它了,也许永远也无法弥补这个遗憾。

真的,那是我绝对不愿意去回想的痛苦经历,但是我一定要把它记录下来,因为这是个关于我的故事——悲伤和痛苦也是我的一部分。
足球运动员当然不是生活在玫瑰色的梦幻里,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说不定哪天一觉醒来,身边的美好事物就会突然变坏——那些厄运、那些负面的东西你都必须肩负起来。必须有无数这样的忍耐和承受,你才能接近金灿灿的奖杯;你才能配得上它。

是的,失败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我承认。
但是我还是要对你说实话:这世上我所爱的、我唯一想要的、只有胜利!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11〕我在河床,享受足球

在独立为期三年的租借结束后,皇马想将我收回并转租给欧洲赛场的其他球队〔某烟插花:是西班牙的阿拉维斯〕。我没有同意,我对他们说我宁愿继续待在阿根廷。最后我们两方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我必须在河床和博卡中选择一家,这样有利于我的成长,也有利于皇马的进一步考察。于是01-02赛季,我到了河床,教练是拉蒙·迪亚斯,就是他向俱乐部强烈要求我。

才签约不久,我就在Mercosur杯〔某烟插花:似乎是赛季前的例行友谊赛〕和巴西联队的比赛中上场了,并且打进了自己在新环境中的第一个球,相当漂亮。这个球就好像我在河床生涯的预演一样,因为那个赛季我进了很多很多的球,多到最后连我自己的诧异的地步〔某烟插花:前7轮就进了7个球,最终18场比赛进了9个球,是射手榜前列唯一的中场……〕。

我代表河床参加阿甲联赛第一场比赛的对手是老冤家竞技队,我们如期胜利了,一切都很顺利。河床一直占据联赛头名——直到遇到了博卡青年。我怎么能忘记呢?那是我的第一场“超级经典”。是主场,在纪念碑体育场举行,比赛开始前整个球场纸屑纷飞旗帜飘扬,为我们助威。开场30分钟,我和奥特加配合,攻入了第一个进球,球场里一片欢腾;但是下半场,德尔加多却把比分扳平,最后和博卡1:1言和。我的第一次“超级经典”先甜后苦。
不过这个遗憾六个月后就被弥补了,河床赴巧克力糖盒挑战博卡。上半场26分钟又是奥特加的任意球我首开纪录,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我们终于在客场3比0拿下了比赛〔某烟插花:这绝对是宝宝最喜欢的比赛之一,一射二传决定比赛~~〕,6年来第一次在联赛中战胜博卡。

还有一个进球绝对值得纪念,那是第十八轮在主场迎战阿根廷青年人,决定冠军归属的大战。开局我们先丢一球,接着我就进了一个球为河床把比分扳平,最终我们5比1大胜青年人,拿到了联赛冠军!我的第一个联赛冠军!

我得告诉你我有多享受在河床的日子,不仅因为我们取得的成绩——大家并肩作战共同奋斗的结果;还因为队内融洽的气氛,这气氛才是一切的基础。
我在基地的房间根本就是公共会客室,德米凯利斯,Esnaider,Garcé,Lequi,达利桑德罗,Guille Pereyra他们,只要一跑来就不想走了,我们就一起聊天一起玩闹,度过一个又一个小时。〔某烟最后一次插花:某宝宝的“百搭之花”美名啊……〕

简而言之,我在河床过得非常愉快,在这里我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联赛冠军,更让欧洲认识了我。我必须要感谢那些始终坚持我能在河床取得成功、支持我的人们——在这里我不说他们的名字,我们彼此心里明白。
〔译后记〕谁是谁的天下无双

我终于平静。
而那个总在梦里幽幽望着我的那个男孩子终于对我笑了,他点点头,说:“没错,我是坎比亚索。”

这一切,就好像走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条路……现在终于走到了阳光下,走到了能看见他的地方。
——我笑着、伸出手去;而他也笑着、和我一击掌,再从我身边跑开,带着一阵风……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我没犯规!

其实我不懂西班牙文,所凭借的不过是一个英-西转译器、一本西文字典和一点小聪明。一个又一个夜里,绞尽脑汁死扣那满篇让人眼晕的蝌蚪文实在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特别是对耐性和毅力都很差劲的某烟来说。不过,总算是完成了。幸好我有很多材料可供参考,包括对他个人资料的搜集、对他说话时惯用词的熟悉、特别是对他在阿根廷比赛情况的了解——几方面比对参照起来,基本上还是够用的。
请相信这11篇文字的确是埃斯特万·坎比亚索在讲述自己的故事,而某烟仅将其转述给你听——90%的准确度我觉得还是可以保证的;不过要完全不失真请恕某烟力不能及。

尽管翻译这11篇文字的进度比我预想的还要慢,但是幸好,某烟赶在3月19日这个特殊的日子时完成了。我只求自己尽量不辜负那个在米兰城灯红酒绿的夜色中,依然乖乖咬着铅笔、翻开相簿和剪贴本一点一点回忆并记录往事的男孩子,他二十余年的时光正如水般在笔端飞逝——那情境可有多朴实、又有多么美。

那男孩子是个体育迷,爱说爱笑爱玩爱闹,16岁之后便背井离乡,10年间走过大运也吃过大苦。他是个坚定执拗、同时又简简单单的人;就连他的文字也是简简单单的,并没有太多多余的话,但是偶尔流露出那一点两点光辉,总是无端动人心魄。
——就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同时又一点都不简单的男孩子,叫我着了迷。

埃斯特万·坎比亚索,当你在十年之后的这个夜晚,回想起第一次步入埃塞萨基地时的自己,你想说什么呢?
你曾经被称作“金发的马拉多纳”,也曾经被贴上“水货”的标签;
你曾经成为只手翻云覆雨的英雄,也曾经长久的被人遗忘——你会如何评价这样的自己?

命运给予你的到底是恩赐还是诅咒?
青年人、独立、河床、皇马——甚至国米……她们对你而言,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我不知道。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11]并不是结束,你的故事才写了一半,甚至也许只是开了一个头……我还会继续看下去;如果你继续写出来,我还想继续把它们翻译成中文。
只要有一个人像我这样仔细看过了你的故事,我的功夫就没有白费,我就会有一分的欢喜。

不过,我想,无论这故事的结局会怎样,至少此时,你是安然而骄傲的——你一直是安然而骄傲的。因为你一直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一直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从不游移,从不妥协。
我看得见你的努力,看得见你一直坚持不懈在努力。

为什么你一来到国米就能融入球队?为什么你能说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还有英语?即使你的努力并不都在人人能看见的地方,即使你并不说给人听,但是这一切,我知道。

我现在已经平静了,坎比亚索。我那些诚惶诚恐和胡思乱想都已经被安抚。当这个赛季,在梅阿查,你中途替补登场,我通过电波,隔着千万公里的距离,那么清晰的听到“ole——ole—ole—ole,cambi——asso”的歌声的时候,当我看到那个写着“el cuchu”的小小蓝黑旗帜的时候,我的胆怯和犹豫已经完全被安抚了。

当你被批评的时候我不再觉得心虚;当你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不再觉得恐惧;甚至面对那些偏见、甚至面对恶毒的话语的时候,我也不再激愤、不再生气……
他们有一天总会知道你的好,即使他们不知道又能怎么样呢?
我知道。

于是,我只是静下心来,一个字一个字的摸索下去;一个一个夜里跟着你的故事起起落落:紧张、释然、悲痛、或者笑出声来……

——谁是谁的天下无双?
埃斯特万·坎比亚索,这个问题我不用回答。

在此,谨以我小小的努力向你致意,祝贺你入选国家队十周年。
你从来没有叫我失望过;你一直是我骄傲的宝。
阿根廷骁将---《坎比亚索自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