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清风徐来 克己待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球迷,酷爱收集足球书刊杂志画册等,喜欢巴乔、马拉多纳、荷兰三剑客、AC米兰、曼联、巴萨、意大利、德国队。也是一个军事迷,经常浏览军事网站,作一个忧国忧民的愤青。爱和朋友喝啤酒。球踢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一天,我在操场踢球时,有一个大连小伙走过来,说我踢的很好,我们一谈才知,他是-----大连队90年代初的中场核心王军----家邻居!请各地的球迷朋友和我联系互通有无。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小逼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  

2013-09-28 19:01:11|  分类: 球星自传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小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2007年12月11日。序 

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引人注目的人,既不擅长出现在人多的地方,也不喜欢很喧闹的环境。作为足球运动员,有时候不可避免的要被人问到很多的事情,我的回答通常都取决于当时的心情,也更有可能是觉得我并不需要跟他们展开心扉,当一个足球选手,只要好好用心踢足球就好了。我有时会偷偷这样想。 

与这样不善言谈,并且多少有点害怕麻烦的我(笑)有点矛盾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也出书了。 

翻看了这本书的人,和买下这本书的人,我向你们表达我衷心的谢意。 

还有想向大家提前说明的是,我的人生其实并不算有意思。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里,悠闲快乐地长大了。也没经历过什么大的苦难,我觉得。只是,稍微比其他人跑的快一些,又遇到了很多贵人相助,才有现在这个成为职业选手的我。 

如果说,我有什么比别人更受老天优待的地方的话,或许会让大家有些意外,就是我一直坚持“我是内田笃人”这样一种信念吧。身体只是普普通通,不过内心还算是比较强壮的吧。 

“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 

这样写的话,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吧,看了这本书,如果能让每位读者的心中都出现一个“真正的内田笃人”这样的形象,就好了。 

日本小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第一章 函南,鹿岛,清水东,接下来是日本国家队 

~~~和足球的相遇~~~ 

小学的时代,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平稳。对于吵架基本没有记忆,最多就是隐隐约约的记得小学2年级的时候和同学吵架,把老师惹生气了这件事吧。 

在放学的路上抓一筐小龙虾,拿到家里让母亲为难;放学路上摘下盛开的野花作为送给母亲的礼物;和关系很好的taku酱和ma-君背着双肩背书包一遍猜拳一边欢笑的往家里走。真的是很平和的日子啊(笑)。 

每次换座位的时候,为了坐在喜欢的女孩子旁边,我也用了我内田120%的力量去抽签了呢。不过,喜欢的女孩子每年都会变呢。休息的时候,足球,躲避球,跳箱,跳绳,篮球,一直都在外面乱跑,当然的,每天都会把衣服弄得全是泥。即使这样,母亲也不会生气,每天都笑着为我洗衣服,妈妈,谢谢您! 

放学之后每天都会运动,周一三五会和儿童会的人一起打垒球,周三周四是夜场的足球赛,周六周日是和少年团的人一起踢足球。加入少年团是自己的决定,其实之前也打过棒球,和青梅竹马的朋友们经常一起打棒球,所以也尝试过练习棒球,不过,守备的时间和等待自己击球的过程时间太漫长,我觉得好无聊…… 

所以,我加入了“函南足球运动少年团”。 

少年团的练习真是太开心了,和好朋友一起踢球,让我每次都等不及要去练习。比起踢得越来越好,让我懂得了笑着享受足球的乐趣的少年团的教练,我对他充满了感激。 

当时买过又酷又亮眼的钉子鞋,还记得父母为我新买的足球我还把它抱到被窝里一起睡觉,那时的我,还是很可爱很纯粹的啊(笑)。 

不过,到了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仅仅是“开心地踢球”了。 

走出静冈的东部,和其他学校的练习比赛很少胜利,经常一边哭着一遍比赛。函南的足球不是强项,和其他的地方有很多差距。不过,我还记得,我非常讨厌输球。 

说了这么多,总的来说就是大概我从那时开始,就对胜利有着纠结了。输了之后的不甘心,到现在还鲜明的留在我的记忆中。

在中学时代学到基本功~~~ 

进了函南中学校,就和当老师的父亲在同一所学校了。我上初一的时候,父亲当初二的班主任,姐姐上初三。学体育祭的体操的时候是父亲教的。到了办公室,看见自己的爸爸坐在那里虽然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不过我并不觉得讨厌。 

在学校的部活是足球部,因为是和少年团的朋友们一起进的中学,所以足球部都是我的熟人。因为棒球部,田径部,垒球部,足球部都使用同一个大操场,所以经常把球踢到其他部活的同学的身上,然后就要在晚上,到被砸到的同学家里去道歉。因为技术不好,所以我踢出去的球总是乱飞。牺牲者的大家,在这里跟你们说对不起了。 

在中学的部活里学到了足球的基本功,跑步,停球,踢球,当时中后卫,中场,前场都踢过,我是万能的(哈哈哈)。根据位置不同,要做的行动也完全不同,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当时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中场(不过现在最想试一试的是中后卫)。正好在那个时期是日韩世界杯,因为崇拜英格兰的贝克汉姆还剪了个小贝头~ 

初三写作文的时候,对于“我的梦想”这样的题目,我写下了“称霸全国”这句话。这完全是受到了《灌篮高手》的影响。虽然在高中的时候没能达成愿望,不过在之后的鹿岛鹿角队帮我实现了这个愿望,咳咳~(得意)…… 

中学时代又要踢足球,还要学习,还参与学生会的活动,或许要比现在还要忙。不过因为每天都是认真而快乐的过,所以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即使在现在,赛季结束休息的时候,我也会和小时的朋友们一起回到中学怀念当时的生活。

位置是右后卫~~~ 

刚进高中的时候踢的是前锋,很快就被换到了边路。清水东高中传统的强项就是从边路攻击。在边路需要有速度有体力,总是向前冲的选手。当初速度还是蛮快的我就担起了右前卫的位置。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轻松的带球过人,也能经常冲到前面。不过到了高二的时候,从我被选入日本青年队开始,情况就变了。 

对方球员因为我是国家队的成员,所以开始对我特别的警戒,有时会派出两个人来特别防备我。我就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踢球了。当时的教练梅田和男先生和我都觉得很为难。 

高二的秋天,在会议室里的白板上,代表我的那块小磁铁,被摆在了后面的位置。那是右后卫的位置。我之前从来没听和田老师说过,真是非常突然的事情,不过因为我在之前的位置上也遇到了瓶颈,所以就想“啊,今后就踢这里了”,也没有去问这样分配的原因,很自然就接受了这样的决定。 

不过,背着攻击主力明星的10号球衣,踢边卫是一件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的事情,毕竟这样的选手很少见嘛。 

这样踢起来意外的感觉很有意思,离对方的选手虽然远了,不过能持球的时间也长了,也能冲到前面去了。这样也是守卫的一种也让我感觉到很新鲜。 

这就是我命运的分水岭。如果我能踢得更好,可能就会继续踢前面的位置。不过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成为专业选手了。正是因为退到了后面的位置,我才真的成为了职业运动员。 

现在我对右后卫的感情是既不是喜欢也不是讨厌,而是自己在心中觉得,我只能靠这个位置生活下去。虽然没能闯过前半场的位置那面墙,不过我也找到了其他的适合我的位置。
真的很喜欢,清水东高中~~~ 

从家里出发到清水东高中要花费90分钟的世界。因为足球部有晨练,所以我每天早上5点就要坐母亲开的车道函南站,然后1个小时之后到达清水站。虽然上学在路上要花费很长时间,不过那时因为太喜欢上学,所以完全没觉得痛苦。 

让我无法忘记的是3年4班的朋友们。 

到了高三因为加入了日本青年队,所以经常要去很远的地方比赛,每个月都要有一次整个一个星期都没法上学的时候。 

因为如此,所以坐在我旁边的女生就很担心我的学习,每次都要为了我多记一份笔记。每次我回到学校,她都会对我说“欢迎回来”,然后把记的笔记递给我。 

因为她也要准备考大学,所以如果记两人份的笔记,对她的学习也很有影响。所以我就对她说:“谢谢你,不过下次不要记了,反正我也看不懂。”就这样拒绝了,不过我心里是非常开心的,真的很感激。 

老师也很理解我的状况,很温柔。因为经常没法上课,当然的,我就跟不上课堂的进度了。虽然在电车上读教科书,做补习的卷纸,我也很难跟上大家的脚步。即使这样,只要在教室里上课,无论是按座位顺还是按姓名顺,按理说是总会叫到我的,这时候,他们就会用一些很淘气的方式照顾我。 

那是上古典文学课的时候。 

因为没上课,所以那些古文我完全读不懂,老师在按照座位顺叫同学回答问题的时候,跳过了我,不过,在一个需要回答“系结“的很简单的问题上,就让我回答了。“ぞ”或者“こそ”这样的词,用在文末做活用,这样固定的形式叫做“系结”。(译者:大概就是古文中连接词的意思吧,我猜) 

“那么请内田同学来回答”,无视掉了点名的顺序,突然叫到了我。 

我也就装作在思考的样子,说了“嗯,是什么呢?”“是不是系结呢?”这样的回答了问题。在那之后,我就被全班同学叫做“系结委员”。(笑) 

然后,在考试的时候,我遇到不会的问题,我就全答“系结”,果然还是不能算我对啊。 
我遇到了这样温柔的老师,还有在全班同学的帮助下,没有让上学变成一件苦闷的事情,能见到大家的日子非常的开心。 

虽然是从静冈的东部到中部去上学,因为路上时间耽误太多而放弃部活的人我也见过不少,不过放弃这种心情,一次都没在我心中出现过。
日本小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U20日本代表~~~ 

曾经很喜欢这个地方啊(译者想插一句话,为什么内田总能遇到好事,遇到贵人,因为他无论在哪里生活,在哪里拼搏,他都会爱上那个地方,那个队伍,之后将会提到的鹿岛鹿角和沙尔克也是一样的,因为他爱那个地方,那个地方自然也会爱他)。成员中有香川真司和槙野智章。 

因为大家都很年轻,所以不管去哪里都像动物园一样的热闹,每个人很有个性,不过当成为一个队伍的时候又很强。小靖桑(吉田靖教练)要把我们**在一起真是费了很多功夫啊。即使如此,他还是很尊敬我们的个性,没有扼杀自由奔放的我们,而是更好的牵引出了我们每个人的能力。 

小靖桑当时最关心的就是一直连续比赛的我的身体,不停的对我说“累了就歇歇也行”。 

虽然确实很累,可是我每次都咬牙坚持到最后,一直在说“我没事”。 

在这个队伍的时候,经常被叫去远征比赛,在我印象中那时的比赛相当多。人生中第一次去国外比赛也是在这个队伍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斯洛文尼亚。那也是我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护照,那时候还不知道原来出国的时候要在护照上盖这么多的印章。 

在那个队伍里,除了我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是日本职业联赛青年队里的人,周六周日有日职联的比赛的时候,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关注自己队伍的比赛情况速报。当时只有我是高中业余校队的,所以没能参与到他们的兴奋当中去,那个时候我在想,“或许这就是我的顶点了”,这么一想,觉得很寂寞。 

还有那时,大家都很喜欢进球后的动作,每个人都很兴奋的讨论和练习。我觉得做那些很不好意思,而且我也不喜欢太显眼,所以我什么都没做。不过,我站到了中场,让对方延迟了些开球。 

在这个队伍里面,我感受到了大家为日本加油的情绪,感受到了比赛时的激动,体会了能感染众人的足球的力量。我真的很喜欢这支队伍。

日本小逼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进入鹿岛鹿角~~~ 

在我成为职业选手之前,除了鹿岛鹿角,清水鼓动和新泻天鹅也非常热情的邀请了我。当时我非常的苦恼,没能很快的做出决定,不过,最后选择了鹿岛鹿角,是有很明确的理由的。 

首先,是可以继承传统。参加练习的时候,我被安排住在了选手宿舍中的“济科屋”。“哦,这个屋子当年济科住过啊”这样的感觉让我很激动。练习时的气氛也是很严肃干脆的。我亲身的体会到了为什么这个队伍能长年保持强队的实力。 

促使我做决定的最大理由,是鹿岛的大气。 

一般来说,球探因为希望球员能到自己的球队踢球,会说“来吧”“我们这里不错哦”这样诱使性的话语。可是,鹿岛当时说的是“我们无法保证你的出场,不过我们觉得你有很大的可能性。” 

他们的选手也是一样,有时候球探会拜托球队的选手来说服我们这些新人,只有鹿岛的队员在最后总会给我“去你自己想去的地方”这样的建议。 

鹿岛真是很成熟的队伍啊,鹿岛真不错啊。当时我是这样想的。 

还有一个理由。 

鹿岛在日本是不用说就知道的顶级俱乐部。如果,即使没法保证出场,也是有未来的,在鹿岛无法出场的选手,最后也可以去不追求胜利,只求保级的队伍。能让选手有这样优势的俱乐部,也就是鹿岛了。虽然我这种想法有点过于现实,或者有点不够有勇气,不过我每次要做出左右人生的抉择时,我总是会给自己留后路的。 

决定之后从父亲那里得知,父亲也觉得“选鹿岛就好了”。这是因为,名良桥晃是鹿岛的选手。他是右后卫的大前辈。能有这样国内顶尖的选手在我的身边,一定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我进入鹿岛之后,父亲马上就让我找名良桥选手签名,现在想起来,大概父亲只是单纯的很喜欢他而已。不过不论如何,家里人对我做了这样的决断是很高兴的。 

刚入团的时候没有交通工具,从宿舍到联系的地方一直蹭岩政大树选手的车。在途中,岩政桑对我说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ucchi,两三年之内你得给我占据首发的位置啊。” 

“好的,我一定努力!”虽然我当时很快的这样答复了他,不过当时高中毕业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其实心中很不服气。“我一定要马上就成为首发,我要背叛你的预想。”这样想着,燃起了斗志。所以,我在第一年集训的时候,一直想着“我一定要让岩政桑为我骄傲”这样一直保持着高涨的状态。 

在进入鹿岛之前,我从来没想到,我在第一年的开幕战就能首发,没想到能被选为日本代表,没想到能像现在这样在德国踢球。虽然我自己也在努力,但是我无法否认,正是因为进入了鹿岛这样的队伍,才让我在足球的世界里又上了一个台阶。 

选择了鹿岛,真是太好了。 

补足材料: 

2006年至2010年隶属日本鹿岛鹿角队 

第一年就占据了右后卫的首发,07,08,09,内田在鹿岛的三年,鹿岛鹿角在日职联里三连霸。 

日职联内最年轻进球者。 

07年被选为全明星阵容,因此成为历年最年轻的全明星阵容选手 

08,09被选为年度最佳11人 

还有一件最传奇的事情,12年5月,内田回到了已经多场连败的鹿岛主场自主练习。和当地的孩子们进行了热身赛并担任当场的解说员。那场比赛鹿岛比平时多卖出2000余张票。并且7比0大胜对手,同时创下同场比赛最多人进球纪录(7球7人)。
~与“2”的缘分~~~ 

“我肯定不行!” 

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现在还记得。 

结束了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一年,第一次进行续约的交涉。在鹿岛的会议室了,当时的强化部长满桑在跟我谈完了下一季的年薪之后,对我说了一句我完全预想不到的话。 

“那个,背上的号码啊,明年开始用2号。” 

我,其实对第一年一直背着的20号非常满意。因为完全没想到能在进入鹿岛的第二年就能背上一位数的号码,所以“诶?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不自主的就这样问了好几遍。 

鹿岛的2号,说起来是一个非常有历史的号码。巴西国家代表的右后卫(Jorge De Amorim Capos谁能告诉我这个人中文怎么叫?是现任的鹿岛鹿角教练)是初代2号,2代是日本国家代表的名良桥桑。这样重要的号码,怎么能让我这么一个才踢了1年的毛孩子……,这是肯定不行的啊。心里想着绝对不行,于是就大声的说,“我还不行!” 

于是满桑对我说:“名良桥桑说了,就算笃人说不行,也一定让他背2号。所以明年开始就是2号了。” 

我看出来了,我已经没法拒绝了,所以我开始寻找说服自己接受这个号码的理由,可是没能找到答案…… 

最终,我告诉自己“反正这个也不是我自己选的,是名良桥桑给我选的,就算我给2号抹黑了,也不赖我,就赖名良桥桑!”,这样硬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让自己接受了。 

即使自己很努力的想要不去在意背后的号码,不过我无法阻止别人用“那个就是鹿岛的2号”这样的眼光看我。在这样重大的压力下,为了不给2号的历史抹黑,我拼尽了我的全力。 

背负着2号这个号码,在鹿岛完成了3连霸,取得了很多锦标,而且,还被选为了日本国家队队员。当初是重负的号码,不知何时变成了自己非常喜欢的数字。 

去餐馆吃饭的时候,如果有带号码的鞋箱,我一定会选2,如果2号鞋箱已经有人用了,22号也满了,我就找带2的数字。去厕所的话,因为我是右后卫,我就进从右数第二间,如果已经有人了,那么就没办法了,只好选左数第二间了。 

移籍到沙尔克04的时候也是,2号已经有人了,于是就从空着的号码里选择了22号,那时我还刚好22岁,这样也算是一个非常好的巧合了。 

在日本国家队里我也很想选2号的,不过因为大前辈阿部勇树是2号,我实在是没法跟人家抢。虽然我并不讨厌6号,不过2号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如果今后鹿岛出现了能够背负2号球衣的球员,我希望他们如果能来和我商量就好了。虽然已经移籍了的我再说这样的话有点脸皮太厚了,不过我觉得在那之前,2号都是我的责任。Jorginho桑选择了名良桥桑,名良桥桑选择了我。这样特别的2号球衣,不是谁都能穿的。如果让我说真心话,我其实不想让任何人穿2号球衣,如果能在我回到鹿岛之前一直为我留着就好了,我心中总是这样默默祈祷着。 
~~19岁,第一次被选入日本国家队~~~

在日职联中得到冠军,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锦标,那之后,过了一个星期。

刚过中午,鹿岛的工作人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笃人,你被日本国家队召集了哦。”

这样一个通知。

那一瞬间,我没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来没想过,连梦里都没想过,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我这样的也行么?”这样一句话。

那个晚上,比起喜悦,不安深深的占据了我的思想,我没有办法平静下来。我给函南的朋友打了电话。平时几乎不会主动打电话的我,那时真的需要一个人来听听我的心情。

首先,在我说明了我被选为日本国家队的候补之后,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对方的祝贺。虽然作为足球运动员,遇到这样的事当然是值得恭喜的,不过我的心里不停的在想“我该怎么办?”

“这才是我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二年啊。”

“我才刚刚19岁啊。”

“在J联赛里明明有那么多优秀的选手,为什么是我呢?”

说了这样的话,也改变不了现在的状况,而且,也会让朋友感到困扰吧。总之就很想说点儿什么让心情放松下来。那天的动摇,和不安,是如此之大。

真的到了日本国家队合宿的时候,不管往哪里看,周围都全是有名的选手。我岁数最小,没办法主动上去跟人搭话。于是只好走到每个人的面前,说“我是内田,请多关照。”这样打了招呼。

练习或是比赛的时候只要踢球就好了。可是回到宾馆,我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实话,最初成为日本国家队选手的时候,我的心情其实很沉重。

冈田武史教练对我说:“就按照自己想做的方式去做。”可是,在那种状况下,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做到。

19岁的我,根本没法从容的享受被选为国家队队员的骄傲和快乐。
三战全败的北京奥运会~~~

北京奥运的时候,国奥队的教练是反町康治桑。并且,我曾一度落选。在为了奥运会的训练合宿中,最终要有4个人无法留在队伍中。我当然是想留在这里的,不过,在最后一天,我被通知我落选了。

落选的选手按顺序去找反町桑,得到了解释之后,就要离开宾馆。

对于最后去找他的我,反町桑是这样对我说的。

“鹿岛对我说他们非常需要你,想让我把你还给他们,我也很想留下你,不过不得不把你还回鹿岛。”

我非常感谢他能这样对我解释,这让我心情好了一些。不过,我认为,教练背负着的是整个队伍的输赢,其实他是不需要对选手做出任何解释的。

其实在当时,反町桑的说明,我没听进去几句。落选既成事实,我只能试图从遗憾的心情中逃脱。我平时其实是一个会想“算了,反正这里并不需要我。”的人,不过那时我好久都没能从悔恨的心情中走出。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选拔中落选了。

那之后,我又重返了这支队伍,也出席了北京奥运会。和U20的日本队不一样,在这里选手不会互相指责,互相争论,是一支很成熟的队伍。

小组赛中,对美国,尼日利亚,荷兰,三战全败。这让我感受到了U20的队伍与世界的差距原来是这样大。尼日利亚,和荷兰,让我懂得了熟练参与大赛的感觉,是多么的重要。

这支队伍给我的记忆中留下的全是悔恨。~~泪水~~~

我既不想让周围的人看到我的软弱,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之所以这样做,是因我想把我的痛苦,难过,努力全都隐藏起来。我想要不动声色的去完成好一件事情。而且,在完成之后,想要能轻松的说“不错嘛”“这些事情,我的后辈们也能做得很好的。”这是我一直追求着的形象,也是我坚持的,作为男人的美学。

接下来要写的,是我软弱的部分。到现在从来没让别人知道,也从来没想要对别人说。这是我第一次坦白交代。当然,我还不算是一个成熟的人。如果不提及这部分,仅仅跟大家讲自己的另一面,这样感觉很狡猾,所以我决定鼓起勇气,把这部分写出来。

我曾经经常哭泣。后悔的眼泪,悲伤的眼泪,困惑的眼泪。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会流各种各样的眼泪。

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一年时,虽然在那之前,我就知道职业选手的道路是很难走的,不过现实的艰辛还是超过了我的想象。精神上的压力,身体的疲劳,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鹿岛有那么多优秀的选手,而我被选为了首发。在一个把胜利当成义务一样理所当然的队伍中,每场比赛都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每天我都被这种压力压得走投无路。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一个人不停的在想,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好。关掉了灯光,不安就向我袭来。半夜3点的时候,我经常都在哭。不知道枕头被泪水浸湿了多少次,没有一天能睡好觉。我瞒着队里的训练师要来了安眠药,没有安眠药的我无法入眠。

我曾经也是享受着足球的快乐一路踢过来的。虽然想要赢,不过即使输了,也是我一个人的不甘心,并没有给他人带去痛苦。不过,进入的职业的队伍,一旦出错,就要受到强烈的抨击,如果没法胜利,就会给球迷带来痛苦和愤怒。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自己舒服的踢足球。这就是职业,这就是工作。虽然早就知道,不过当真正的处于这个环境的时候,才能亲身体会这种艰辛。

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二年,这种情况也没能改变,从开幕战到第5场比赛,我们一直都没能胜利,我就一个人在换衣间的角落里哭,还让ファボン(谁能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很担心。练习的时候,也经常对踢得很烂的自己生气,然后,就会流泪。向着没有人的方向,一边哭一边踢。

虽然周围的人经常说,“你第二年都是好事嘛”,不过这是因为最终队伍得到了优胜,而且赢得了天皇杯,所以才给大家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我自己没能做到我想要踢得那样好,比赛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不按照自己的期望行动。就这样继续下去可以么?一遍这样想着,一遍焦躁的踢着足球。

有一个时期,经常感觉自己喘不过气,在睡不着的晚上,想要走上宿舍的屋顶。“如果能从屋顶飞下来,该多么轻松啊”“在空中飞,是很爽的事情吧”。那段时间,我曾经有过这样可怕的想法。不过那时选手宿舍通往屋顶的门是锁住的,我没跳成。

那天我也没能睡着,我握着方向盘,往北,往北,再往北。当我开车兜风的时候,心情能稍微好一点。就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开,能开到哪里呢?当朝阳照耀到我的眼睛的时候,我想起早上9点还有训练,开始担心,这样练习就来不及了。就这样,我带着疲惫的身体和疲惫的精神半路折返了,或许,我只是想逃避现实吧。

到了第三年,我被不明的干呕折磨着(译者:应该就是压力大引起的,我也曾经有过,还有的人遇到不顺的事情,或者失恋的时候经常会感觉想吐,应该类似于这个)。被困扰了一段时候之后,我向大家撒谎,“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踢就好了。”这样忍着。除了不想在这件事上别人说三道四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在千叶日本国家队集训的时候,我的父母因为担心而到宾馆来看我,母亲给我带了一大包行李,而在那里夹着一封信。

“没能把你生得又高大又强壮真是对不起”

这样写着。我的头开始发热,眼眶也湿了。我无法忍受我让我的母亲有这样的想法。从那时开始,我就想,即使说谎也好,总之一定要告诉大家我已经好了。虽说如此,毕竟是谎话,状态也不好,球也没法好好踢,当时真是痛苦得要命。

又一次日本国家队的比赛之后,我先去了麦当劳之后,去了海边。一个人看着大海,觉得看大海会让心情好一些,这是以前佐佐木龙太和远藤康一起玩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的。不过,我看着大海,又想起了自己比赛时候的失误,于是又留下了眼泪。

这样回忆起来,我当年还真是爱哭啊,而且,还总是想要隐瞒,总是想要逞强。即使哭了也不会改变当时的状况,也不会让自己心情变好。不过,最近开始变得不容易哭了。曾经软弱的我,伴着眼泪也变得坚强一些了。
~执着于胜利的鹿岛鹿角~~~

在鹿角我最喜欢的比赛之一,是2010年5月客场对名古屋。那是在我移籍沙尔克04之前,在鹿岛的最后一场比赛。

虽然是客场,不过支援者还是来了非常多,从我个人的角度上讲,我非常的想出场,不过那段时间我一直大腿疼痛,所以没能够首发。比赛那天早上,我在走廊里跑了几步,觉得确实不是能坚持90分钟的状态,不过,如果是中途出场的话,还是差不多的,所以,就把我排进了大名单。

比赛非常顺利,在了快结束的时候,4比1,基本可以说是大局已定。那时,还剩下最后一个换人名额,我想,说不定会让我上场吧,于是开始做起了出场准备。

不过,教练却不是这样决定的。最后一个交代上场的人并不是我。

教练没有让即将离去,想要跟大家告别的选手上场,而是选择了为了能彻底赢得这场比赛的守卫选手。

那个瞬间,我是这样想的。

“真的是很执着于胜利啊,鹿岛真的是职业的队伍啊。这样的职业意识,我真是太喜欢了。”

虽然最后一场比赛没能出场,不过,我再次认识到了,能在这样的队伍里生活3年半,真是太好了。

在鹿岛,我受到的最大影响就是,懂得了“在足球的世界里,如果得不到胜利,那么一切都没有意义。”我们不是为了让比赛好看而踢球的,我们是为了胜利。时刻要注意读取比赛的氛围,不停的去想怎样才能赢。技术,也仅仅是为了赢得胜利的一个手段。

在鹿岛,我们有着能够读懂比赛的选手,也有能够控制局面的力量。本山雅志桑,小笠原满男桑,中田浩二桑等都是这样的选手。正是因为有着很自然就能做到这些的前辈,鹿岛才能一直保持胜利。

鹿岛得到过很多锦标,这是作为传统,让我们有了“胜利的习惯”。望着这些优秀的前辈,我们这些菜鸟渐渐的也会拥有这样的习惯。如果我在这时跑动,应该会帮到队伍吧;如果我在这里出现,传球的选手会感到很高兴吧。一遍想着怎样才能有好的结果,一遍行动。虽然很费脑子,不过很有成果。

不论是作为足球选手,还是仅仅作为一个人,我都被身边的优秀前辈,优秀的行为所影响着。助攻,进球,或者完封,对我来说,虽然开心,不过最让人高兴的就是赢得一场比赛的胜利。~鹿角的中场~~~

鹿岛强在中场。对于这个结论我很有自信,这是因为在鹿岛的中场有着太多厉害的选手。

首先是小拓(野泽拓也)。总之就是踢得好。在我认识的选手里说不定是最好的。停球,好得变态。其他的优秀的选手看到他的停球也会说”变态停球”,就是这样好得变态。

因为小拓是踢右边的,所以和我有很多交集。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在右边就无法进攻。不管我传出什么样的球,他都能停在自己脚下,然后妥当的处理掉。所以我也就能无后顾之忧地冲上前场。

然后还有本桑(本山雅志),是非常懂得观察气氛的选手。在平时的生活中,也非常关心我们这些年轻后辈,是像母亲一样的存在,在球场上也是。能和他在一个队伍中让人感觉十分安心。在这样的场面,如果在这个位置本桑能出现就好了,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他就会在我期望的地方出现。这个能力是学都学不来的,这是一种sense。

接下来,是像父亲一样稳重的满男桑。满男桑的绝技是在将要把球传出的一瞬间,突然改变方向。球会往这边来吧,一边这样想一边出脚,结果球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性选手。这就是他不会失球的原因。

而且,这三个人不仅仅是有踢球的技术和sense,他们还都能掌控整个比赛的节奏。有些时候即使大脑知道该怎样去踢,做不做得到是另外一回事,而这三个人做到了。有了这么多这样优秀的选手,要说不强的话那就是撒谎了。


~~~3连霸达成~~~

在联赛中完成2连霸之后的2009年,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赛季。

被原因不明的干呕困扰着,一边呕吐一边踢球。就连好好的练习都做不到。比赛也没法保上场的状态。自然的体能也跟着下降,没有办法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动作。我做了好几次胃镜,可是根本查不出原因。结果到了季末的时候,我的半月板又伤了。

虽然我已经竭尽全力去隐藏我呕吐的毛病,可是这个真是藏不住。开始试图用吐吐沫的样子来装,可是马上就被队友察觉了。就这样,在装来装去的过程中,最后的最后,3连霸到来了。

胜利确定的那一瞬间,我的头脑闪过这个赛季所经历的磨难,随后,喜悦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痛苦,所以喜悦就愈发的有价值。

开心的眼泪是忍不住的,不受控制的就倾泻而出。这样的眼泪,无论多少回,我都愿意流。
~报答鹿岛~~~ 

开始有了到国外踢球的意识之后,我向我的代理人小秋(秋山佑辅)提出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如果我移籍到国外,那么一定要给鹿岛留下一定数量的移籍金。因为我在鹿岛还剩下多年的契约,如果不超过一亿日元的移籍金的话,我是不会移籍的。我让小秋把这一条明示在契约上,在这点上我不会妥协的。 

鹿岛让我这种菜鸟在第一年的第一场就上场比赛,她让我体会了3连霸的幸福,这时候我就说一句,“那我移籍了啊”,作为我的心情来说,如果不给鹿岛留下亿单位的钱的话,我是说不出来的。如果是3000万的契约,我根本不会考虑。如果没法给鹿岛留下相应的回报,我是不会移籍的。 

最近,日本有很多0元移籍的选手(据大家所知,日本的选手是很便宜的,日本足协前些年鼓励日本队员去海外踢球时,很多都是以租借,或是0元移籍,内田的移籍也在那个时代,如果是现在,情况或许有所不同),这虽然是一种手段,也是一种权利,不过我做不到。我和其他俱乐部的选手不一样,我对鹿岛的爱和他们不一样(其实在前面我就想说了,这家伙的文章也好,采访也好,打击面总是很广)。如果换一个说法的话,移籍金其实就是鹿岛对我的爱的相应价值。 

与其说是我这么想,不如说是鹿岛让我有了这种想法,因为鹿岛是个非常重视爱护选手的俱乐部(这句话在他续约沙尔克的时候也说了类似的,对于生活环境,有人重视名气金钱,有人会被气氛恩义所困,内田应该属于后者)。满男桑,浩二桑,柳桑(柳泽敦)去了海外,最后还是回到了鹿岛。我看到了这样的先例,大家都是爱着鹿岛的。我也是。在海外积累经验,最后回到鹿岛,把经验传授给整个队伍,我认为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报恩方式。为了能达到这个目标,我也必须得成为永远被鹿岛需要着的选手。 

移籍金也是选手价值的体现,很多海外的俱乐部在offer里会说“如果不免费我们就不要了。”这说明这名选手根本也没有得到这个俱乐部的重视。如果得不到相应的评价,那么移籍也就没有意义。所以对于为鹿岛付了上亿移籍金的沙尔克04,我从心底的感激,并且,我将拼尽我的全力,去报答你们对我的信任。 

(据说这个移籍金当年是很认真的协调过的,虽然过亿,不过鹿岛俱乐部自己并不想卖得太贵,很多日本的选手,到了国外是失败而归,踢不上球废在板凳上的不是一个两个,如果内田在欧洲失败了,鹿岛想要随时把他买回来。)一分钟都没能出场的南非世界杯~~~ 

我可能没法出场世界杯的比赛,那个瞬间,我突然有个这个觉悟。 

在瑞士进行的科特迪瓦战是世界杯之前的最后一个热身赛。当时的右边卫小今(今野泰幸)在比赛中受伤了,不得不下场。我便在场边做起了准备运动,心里想着,或许会叫到我吧。 

“驹野” 

教练叫到的是当时跟我一起做准备运动的小驹(驹野友一)。 

当时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在世界杯前的最后一场强化训练,我是右边卫的3番手。右后卫的位置上很少会在比赛途中交换选手,这让我突然感到了绝望。 

“啊,这时候也不让我上场啊,看来这回没有我的机会了” 

这时,我放弃了想要在比赛中出场的想法,或者说,我已经没有干劲了。 

在预选赛中几乎所有的比赛我都是首发,可是在世界杯马上就要来临的时候,状况就全变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上场了?在飞往南非的飞机上,我一个人不停地在思考。 

*因为我状态不好* 
*本来就只打算在预选赛中用我* 
*教练认为我无法和世界级选手对战* 
*因为放弃攻击的战术,变成了打防守,所以以攻击见长的我是不合适的* 

实际上,我有好几次,都很想去问问冈田教练,为什么不用我。“想去您的房间和您谈谈行么?”如果我这么说了,一定会得到答案吧。不过,我下了决心,我绝不会去问的。如果不用我,那就不要用我了。虽然我很想知道原因,不过因为一位足球选手的倔强,我最终没有去问。

每一项运动都是这样的,教练要承担着所有的责任去排兵布阵。他的决定都是不需要理由的。教练的决定一定是为了队伍的胜利。为了要在世界杯上有更好的成绩,他认为内田不行,所以没有用。就是这么简单。有位选手告诉我,“冈田教练不是个会安慰选手的人”,我自己也觉得,去问为什么是一件很土的事情。 

虽然决定了绝不去问,我的心情却没有变好。因为在这之前我没有上不了场的经验,所以怎样在练习中向教练展示自己的优点,我完全不懂得。即使到了南非,我也无法投入到练习当中去。 

“这么远的地方我到底来做什么来了?” 

当我开始这样想的时候,井场桑(新井场彻)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对他毫无掩饰的说了我的真心话。 

“不行了,我想马上回日本” 

“笃人!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你想想如果有不得不得分的情况,那时候教练不就只能用你了么?没有了干劲是绝对不行的!” 

听了这话,我感觉到很惭愧。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礼拜都没能上场,变得自卑是很自然的。而且让人觉得很丢脸。在日本有着那么多想要在世界杯出场的选手,新井场桑也是一样的。我们代表着日本国民,我们代表着日本职业联赛。这样想着,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在宾馆中,我和小冈(冈崎慎司)在一起的时候比较多。小冈也是在世界杯之前被撤下了首发。“出不了场啊,是为什么呢?”我不小心听到了小冈给老婆打电话时说的话。我才注意到,原来还有很多和我怀着同样心情的选手。 

从熟悉的记者那里得知了母亲说的一番话。 

“我家的儿子,在19岁的时候被冈田桑选入了日本国家队。让他参加国家队的比赛,让他有了这么大的成长。那个孩子,现在该是向冈田桑报恩的时候了,无论被怎样安排,我都希望他能尽自己的全力做到最好。” 

我听到了这话之后,想,确实是这样啊。 

如果不能出场,每个人当然都会不满。不过没有人把自己的情绪带到训练场中。所以我也不能让情绪影响自己。因为是足球选手,比起一门心思想要出场,还不如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这不仅仅是为了整个队伍,其实也是为了自己。 

俊桑(中村俊辅)在世界杯结束之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非首发组的选手,在练习和分组对战的时候,也尽力的去和首发组对战了。这样对队伍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虽然连一分钟都没有出场,但是这句话让我觉得我这次南非之行是有意义的。 

回到日本之后,队伍解散之前,冈田教练对我们每个人都说了一句话。对我说的是,“坚持努力,别气馁” 

别人对我说,冈田教练的意思就是让我“就像以前那样一直努力下去就好”。 

没能出场的原因,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觉得,多亏那时我没有问。如果冈田教练对我说“因为你状态不好”,那我就会觉得“啊,状态不好啊,那就没办法了”,然后也就不会去努力了。 

正是因为不知道理由,所以会认为是自己的能力还有很大不足,才会去想要成为更值得信任的选手。 

真正的理由,我打算等我退役之后再去问。 

“为什么那时候不让我上场啊?” 

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我想笑着问冈田教练这个问题。为了这个目标,我会不懈的努力下去。 ~从亚洲杯夺冠中学到的~~~ 

在世界杯中最后一场对巴拉圭的比赛中,我们输了。那时候我开始思考,能赢得比赛的队伍,和赢不了比赛的队伍,到底有什么差别呢?那些经常能打入前四名的队伍除外,比如说日本和巴拉圭,我个人并不觉得有很明显的技术差距。不过,赢得队伍总是在赢。赢不了的队伍总是马上就能赢了,最终却还是输了。我一直在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接下来是我个人的想法,我认为,是不是最终能赢得胜利的队伍会有“胜利的习惯”呢?在比赛中,总会有打得很艰苦的时间,被压制住不得不忍耐的时间。对手越强大,被压制住的时间也就越多。在这里,队伍到底想不想要坚持,能不能坚持到最后。有没有坚持,忍耐,到最后赢得了胜利的这种经验。我认为这都是所谓的成功体验之差。 

“胜利的习惯”,与配合和战术同样都是决定着比赛最终结果的重大因素。想要养成这样的习惯是非常困难的,还是只有不停的取得胜利才能得到的。(译者:这段翻得我很迷糊……) 

在鹿岛第一次夺得冠军,从那之后我们就每年都能拿到总冠军。这让人感到心情十分舒畅。有些比赛虽然打得很艰苦,感觉要输了,不过最终我们还是能扳回颓势。而那些总是赢不了球的队伍,却经常有一直领先,却在最后被人翻盘的情况。 

在这种意义上,这次日本夺得亚洲杯是很有意义的。很多比赛我们都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不过最后还是赢得了胜利。因为取得了胜利,所以大家聚在食堂,一起欢快地谈话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南非时也是这样,一旦赢了比赛,整个队伍的情绪就会变得积极向上。同样的事情接连发生的话,这种情绪渐渐就会变成一种力量。即使有选手的更换,不过因为整个队伍都有了一种高昂的气势,所以这位被换上的选手也会拥有必胜的决心。 

因为在亚洲杯上作为主力出场并且最终得到了很好的结果,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次非常充实的大赛。而且正是因为有了在南非世界杯上无法上场的经历,才让我学会去观察,思考关于整个队伍的特点,而不仅仅是我自己。 

在国家队训练和在俱乐部时不一样,没有有很长的磨合时间。所以,在这有限的时间内,怎样去练习,最终能得到什么样的成果,是非常重要的。 

赢得了亚洲杯,也就得到了在2013年举办的世界杯前赛,联合会杯的资格。得到了胜利,也会得到很多类似于这样的机会。 

日本到底现在有没有“胜利的习惯”,这要靠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能够一直取得胜利来证明。当我今后回想过去的时候,如果能说“一切都是那次亚洲杯的契机”就好了。 

日本小逼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第二章 足球选手必须的资质 

~~~~理解教练想要的足球~~~~ 

如果有人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教练,我会回答,“让我能上场踢球的教练。”就这一条,没了……本来嘛,作为足球选手,上场比赛是应尽的职责,而且,如果一直上不了场,会有阴郁和积恨。踢足球是我们的工作,如果不上场,就好像感觉自己失业了(笑)。不过尽管如此,让我不要脸的去做讨好教练的事我是绝对做不到的。不过如果注意到了一些方法能让自己上场的机会变大的话,那么就去实践比较好。 

我最在意的,是教练生气的时候。虽然离得很远,不过在其他选手给出什么样的传球时他会生气,做了什么样的动作时他会给出提醒,这些我都想知道。在比赛中,很多时候都听不见教授在喊些什么,不过看见在场边的队员,就知道自己踢得到底合不合他们的心意。如果抓到了教练愤怒的点,就能找出那背后隐藏着的教练的喜好。 

比如奥斯瓦尔德和马加特(1011赛季沙尔克教练),如果后卫给后腰传球时丢球时,他就会超级的生气。因为这样容易让对方在身后打反击,这样的失误很容易造成最后的失点。而且马加特对于会把不守纪律不守规矩的人关进小黑屋(好可怕)。这是一个一场比赛,一个失误就会失去一切的世界。看到了教练怒吼的样子,在后半场,我不敢做出任何传球失误。 

踢教练想要的足球。为了被选为首发,观察教练的喜好是很重要的。这样做了,教练就会在心里想:“我没说这小子就懂了,不错嘛”,然后,就站在了绿茵场上。
要成为对胜利有贡献的选手~~~~ 

在鹿岛的时候,我看到过这样一篇报道,说在我没有首发的比赛的胜率要比我首发的比赛低40%。不过无论是谁来看,场上没有小笠原满男等中场选手要比没有我影响更大。我觉得那仅仅是个偶然,所以我并没有多做思考。 

不过来到了德国之后,又看到了类似的报道。在我出场的比赛中,右边的攻防胜率接近90%。在右前卫的位置上,是在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优秀选手秘鲁代表法尔范。所以即使我什么都不做,只要有他,总是会赢的吧。不过看了数据,我似乎还真的是有点儿影响。 

岩政桑对我说,或许这就是作为一名选手的价值吧。这对我这种认为让队伍胜利才是选手的价值的人来说,是超级让人开心的一句话。 

现在的我,有时会想,我或许是为队伍的胜利做了些什么吧,开始变得积极一点儿了。我今后也要尽一切力量去使球队赢得比赛,我想要一直做一名对队伍有贡献的选手。 
(此人曾经觉得自己踢得很烂所以想退役来着……)~用心周到~~~ 

在右边卫的位置上,能够从后面看到整个球场的局势。这是个能很清楚的感受到这个队伍,现在需要什么,自己需要做什么的位置。所以,我总是一边想“我在这时插上会让队友踢得容易吧,这时抢断比较安全吧”一边踢球。给出传球的时候,也会考虑到反弹的问题。接球的时候要跑到队友给球方便的位置去。用一句话总结,就是要用心。 

虽然都是些很细碎的事情,不过如果做不到这些的队伍,是不会胜利的。在鹿岛的更衣室里贴济科精神的标语。“互助”“献身”“互补”三个葡萄牙语单词。对我们来说是足球之神的济科,也把这些当做足球比赛中重要的因素。 

举个例子,那是在鹿岛对大阪钢巴的比赛中,小本(本山雅志)是鹿岛的队员。他总是出现在队员需要他的位置,做出我们想让他做的动作。传球也很认真。在大阪钢巴也有明神智和桑,二川孝广桑,桥本英郎桑,他们都是很懂得这些细节的人。所以我们对钢吧的比赛总是互相掌握主动权,我自己也是每次对大阪钢巴的比赛中都很兴奋。 

在我的记忆中,凡事强队,总要有几位这样的队员。比起年过30的小本还有钢吧的几位前辈,我觉得我与他们还有10年的差距。他们在踢球的时候有什么感受呢?他们一定和我在踢着不同次元的足球吧。虽然赢得过J联赛的冠军,也体会过欧冠的赛场。可是对于如此浅薄的我还是无法领会前辈那样用心的足球。我今后也要努力积累经验,要更加懂得用心,我想要成为一名能让队伍因我而安心的选手。
~能够察觉异变~~~ 

我在选手的会议上,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这并不是因为我轻视这个会议。开会,这种行为能促进队伍的统一,也能促使我去了解大家隐藏在心中的另一面。是一个能是队伍团结一致的好方法。
 

不过,我并不喜欢频繁的开会的队伍。
 

真正和谐的队伍,用不着那样频繁的开会,即使出了问题,在平时的时间里,大家就能真诚的交流。不管是在球场上,还是在房间里,我们都能解决问题。
 

我是那种如果有问题,就在平时就解决掉的那种人。所以在开会的时候,我就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话。当然,当决定大家一起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会侧耳倾听大家的吩咐的。
 

在南非世界杯之前,我们在瑞士开了一次会。
 

“要明白自己与强队还有差距。”
 
“所以,就要更加努力的去奔跑。” 
我们汲取了大家的意见,队伍团结统一,最后也得到了不错的成绩。这算是成功的例子。不过,如果能在开会之前,就做好这种心理准备,不是更好嘛吗?这不是不合实际的想法,其实如果用心的话,是可以做到的。 

说到底,在开会上要做出的答案通常总是一定的,既不能说,我们换个教练吧,教练也不会突然改变自己的方针。所以到最后,还是每个人都要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比赛。你对这个固定的答案有什么样的理解和看法,是在你平时的练习和比赛中积累的经验。这样,其实就不用开会也一样能让大家团结在一起。
 

在开国会的时候,在电视上总能看到在睡觉的国会议员。有些人会觉得他们不负责任,可我却愿意相信,他们在那之前,是做过充分的调查,细密的审议,所以即使他们不看这个过程,也能把握这个结果。这在足球比赛的准备过程中也是同样的道理。问题在于你平时到底在没在用心。
 

作为教练和领导,如果要开会的话,就在出问题之前开比较好。作为选手,如果能在开会之前就察觉异变,在平时的练习和比赛中就能改善,这才是最好的。
~能够鼓起勇气传球~~~~ 

对于传球,我有我自己的坚持。
 

边后卫是一个容易遭到防守的位置,不管是哪个队伍,只要球到了边路,来到边后卫的脚下,就会被对方的防守人员围攻。
 

我不会因为对方防守造成的压力就选择安全的路线,想法,我认为这时应该传出打破僵局的球,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够做到,就会让对方的防守全面崩溃。因为对方是近身防守,所以一旦让球摆脱他们防守的范围,对我们来说,就会成为一个大机会。
 

如果我和其他的边后卫传出的球是一样的,那么我的动作就将全在对方的预测范围内,在对方想不到的时间,传向对方想不到的方向,其实更容易突破对方的控制。只是,如果对方不懂但是自己的队友也不懂我的传球路线的话,那也是没用的。所以,在练习中,我会让我的队友们都记住我传球的特点。
 

比如说,我传出第一个球,接球的队友说:“不是那边,传到这儿来。”,我会回答他:“知道了。”。不过呢,第二个球,我还是传到我自己想传的方向去。坚持这样做,接球的队友就会来配合我了。
 

这只是一种感觉,所以不太容易用语言来表达,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要在别人觉得奇怪的时机传球。”
 

不过,在正式比赛的时候要这样传球,说实话,很可怕。有的时候一脚失误就会造成失球。所以,要一边踢,一边观察自己的队友的位置,这个人能不能来接我传的球呢~~~这个人会不会跑过来呢~~~~一边这样想,一边确认传球的时机。
 

在鹿岛的时候,我对和我一起踢球的岩政桑说:“觉得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把球传出去吧。”如果我接到了这个很危险的球,那么就会成为我组织进攻的机会,在鹿岛踢球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进行这样的训练。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训练,让我在传球上有了很大的进步。
 

如果看一些我传球的集锦,有人会觉得,这个人为什么要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传这么危险的球?不过正是这样的球,最后才成为了决定球的起点。传出让人看着不安的球,这就是我传球的特别之处。
~懂得足球~~~~

媒体经常会发起一些关于阵型的讨论,对于我们这些选手来说,阵型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在鹿岛一直打442,所以我对442也更有好感。

不过,比起阵型本身,更重要的是,选手们自己对这个系统有什么样的理解,能不能完成这个系统交给他们的工作。无论教练使用多么完美的阵型,多么厉害的战术,如果这支队伍不能实现这些,那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想要让大家全都理解一套阵型,必须在大量练习的基础上,不停地解决问题。

日本国家队踢得是4231343,新的阵型,战术也非常新鲜,能让人学到很多东西。主教练扎克朗尼将新阵型343教给我们,每当有合宿的时候我们就会练习。虽然还未完成,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套更重视队员与队员之间的联系的阵型。我能感到传球比平时多得多。传球,传球,不停地传球,这样对方也弄不明白你的边后卫插上的时机。在能够控球的基础上,这套阵容能够更容易的进行边路的进攻。虽然才刚刚开始,不过我很期待我们能做出更优秀的东西。

这样说起来,俊桑(中村俊辅)真是个非常厉害的人啊。2011年的赈灾明星赛上对阵的时候,俊桑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能根据形势,踢出非常合适的球。果然真的很厉害啊,让人不由得这样想。因为是明星赛,都是从各个队伍中选出来的人,根本没有配合的机会,而俊桑能让这样的11个人发挥出队伍的左右。这就是懂得足球,并且能将所想付诸于实际的技术。如果队伍中有像俊桑这样的人,完成一套战术的时间也能缩减很多吧。

现在真想和俊桑一起踢球啊,之前俊桑还在国家队的时候,我因为不好意思,错过了很多和他交流的机会。现在的我能够说出自己的意见了,或许能比以前更好的做到他对我的期待,如果是现在的话,我们应该能配合出更好的攻击吧。

说到底,让一个阵型,战术成功或者失败,最终都要看选手的发挥。一个队伍中有越多理解足球的人,一个系统的完成度就会越高。我想要成为俊桑那样懂得足球,并且能让整个队伍都圆滑的动起来的选手。
~对于受伤的态度~~~~

作为职业运动员,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害怕受伤的。尤其是足球,经常会发生人与人之间的身体碰撞,是一个如果受伤一点儿都不奇怪的运动,想避也避不开。所以我认为,对待受伤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

骨折,跟腱断裂这些大伤先不说,比如说像肌肉的炎症这个等级的,我不会自己说想要休息。因为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休息给队伍造成麻烦,所以就要瞒着教练吃一些止痛药,参加练习和比赛。

几乎所有的选手都是带着疼痛来踢比赛的。如果休息了一次,那么下次在出现类似的症状的时候就会想,那我这次也休息好了。渐渐的,对于自己的标准就会放松,稍有疼痛就会想要偷懒,如果是我,我无法原谅那样的自己。

之前那次受伤比这次还痛我都坚持下来了,那么这次也没关系吧。自己对疼痛的忍耐力越来越强,受伤对自己的影响也就会越来越小。虽然这可能只是一种精神论,不过我一直都相信这种思想。

可能其他的选手也经历过吧,我的高中时代也是在受伤和生病中度过的。因为加入了国青队,所以由于日程过密,我出现一些过训症候群的症状。在比赛中突然失去了记忆,中场休息的时候问大家:“现在几比几了?”“我们在跟谁踢?”……似乎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虽然国青队的教练曾经跟我说:“你太累了,赶快休息一段时间!”,不过回到高中,还是要参加高中足球队的练习。对于那时候的我,根本没有“休息”这一选项。

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最折磨人的还是呕吐吧,折磨了我近两年。最严重的时候每跑10米就要干呕一次。做了胃镜,可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虽然很痛苦,可是如果我这时候退缩了就是拱手将主力的位置让给了别人。更何况,我的病症连医学上的证据都没有,所以我只能选择“坚持”。

来到德国之后,呕吐的症状渐渐好转,不过这次左脚外侧又骨折了。因为实在是太痛了,所以我问队医,“如果这样坚持,骨头会不会有粘连变形的可能呢?”医生对我说:“虽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如果痛成这个样子,还是建议休息。不过如果你执意要继续踢的话,我们也可以一边踢一边治。”听了这话,我高兴地回答:“那么我们就一边踢一边治吧。”

那个时候我才刚刚移籍到沙尔克04,我想向马加特教练传递一个讯息,就是“我是不会因为这点儿小病就休息的。”而且说实话,那时候的我,完全没有交流能力,就算想给自己找借口,我也表达不明白。因为我根本就不会说“因为我脚痛所以跑不了。”这句话。因为最终的结果都是由自己的行动得来的,所以我就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从经验中也能得到不少教训。比如说肌肉拉伤这种症状容易发生在练习时不认真的时候。如果每次的练习都能集中精神,就能够避免。(这次的肌肉拉伤还是由于膝盖的负担太大,大腿肌肉过于紧张了吧。)

还有一点,就是千万不能害怕。以前我在中国踢比赛的时候,在马上就要和对方撞上的时候我心想“危险!”,于是把后背转给了对方,于是我的腰就骨折了……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我不害怕,可能就不会受伤了,现在我对于什么样的碰撞都尽量用身体的正面去对应。

曾经有一个词叫做“无事之名马”(我不知道中文有没有对应的词,大概的意思是说,即使能力不是最强的,不过在受伤劳累的状态下也能坚持跑动,这就是名马)。这句话完全可以对应给足球运动员。能够做到这样的足球选手,既不会给队伍带来麻烦,也是让在世界级竞争中胜出的优势之一。对于“你能出场么?”这样的问题,或许我本身的性格也让我无法说出“不能!”这两个字,也可能是我对于“能够持续出场”这件事有着强烈的坚持吧。

正是因为作为经常与伤病相伴的足球选手,才能避免可以避免的受伤,受伤了也能咬牙坚持吧。~具有预测的能力~~~

作为一个后防队员,无论如何都是会跟失球扯上关系的。虽然每场比赛都保持零失球是一件很理想的事情,但是这根本不现实。怎样才能减少失球呢?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认为,除了高度,速度,还有11这些眼睛能看到的东西之外,还有一样和他们同样重要的,就是预测的能力。

需要预测的守备也是多种多样的,而我最喜欢的一种是去保护门将的失位。预测对方的球路,站在守门员的后面,在最后的最后,把球弹出去。在鹿岛的时候,我就开始练习这种能力。

这也是我之前说到的“用心周到”的一个体现。在踢球的时候,我的脑袋里总会不停地涌现,糟了,那个位置很危险,如果打那里就要丢球了,这样的景象。但是有的时候我的距离和速度妨碍了我跑到那个位置,在这种时候,通常我的预感就会成为现实。所以,只要我的距离允许,我就一定会去保护那个位置。

然后,在对方射门的瞬间,如果守门员能够将球挡出来的话,我还要考虑这个球会弹到哪里去,一定要抢在对方的球员接到这个球之前,解除这个危机。

在上个赛季,我们沙尔克04有世界上最好的守门员诺伊尔(译者:这家伙是诺吹……),我就想,如果是诺伊尔的话,肯定会没问题的,他肯定是能把球抱住的。虽然这样想,还是会考虑球弹开的路线。不过,最终是,球一次也没有弹开耶!!

如果我能预测对对方的球路,跑到那个位置,将球挡出去,那种感觉真是太好了。这种预测力能为队伍的胜利做出贡献,也是我今后想要更加强化的能力。

日本小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转帖)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有水平,能让里贝里很无奈。


~~~对于胜利,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笑容~~~

在足球这个世界里,最让人高兴的就是得到胜利。即使自己助攻,甚至进了球,如果队伍输了,留给我的就只有悔恨。即使自己没能表现得很活跃,只要队伍能胜利,对我来说就够了。在比赛中,为了胜利我能做些什么,这个队伍现在需要些什么,一边考虑这些事一边踢球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在南非世界杯上进入16强,当时的我们是那样的兴奋。得到亚洲杯的冠军,收视率是那么的给力。日本女足也一样,明明进入决赛大家就很高兴了,正是因为最后居然得到了冠军,所以才能受到那样的瞩目。

我明白,球迷们有些人想看更有日本特色的足球,有人想看激烈的足球,有人想看有意思的足球,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身为“日本代表”代表着日本,在俱乐部也是,大家都是花钱来支持我们的,我自然想要回应大家的期待。

但是,对于我们选手来说,无论什么样的足球都好,赢了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赢了,才会得到好的评价。赢不了,就无法得到认可。

足球的世界,说白了,就是这样的。 我心中所描绘的“老手”形象~~~~ 

从位置的特性上来讲,因为边后卫这个位置需要很大的运动量和较快的速度,所以边后卫的选手运动生涯都不是很长。即使是现在,每周有两场比赛的时候,肌肉也会变得僵硬,身体感觉到吃力。今后岁数越来越大,情况将比现在更加艰难。 

不过,也并不是说过了30我们就该被淘汰了,还是有继续生存的手段的。比如说,在鹿岛,就有着大岩刚,小泽英明这两位过了35,还是强健地奔跑在球场上的选手。刚桑为了保持体能,每次都在别人训练之后还是一个人留在场上加练,小泽桑对首发门将的执着更是每个人都看在眼中的事情。 

现在如果你问我,想做什么样的“老手”,我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不过我也想成为像刚桑和小泽桑一样的被后辈们尊敬着的选手。想成为像那两个人一样,用背影引导着众人的选手。

为了成为这样的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必须注重技术和头脑的运作。让经验跟着年龄同时增长,对于足球,踢球的看法今后也会渐渐不同。我很期待能看到今后年龄渐渐变大的我自己。 

第二章完

第三章 
活得像个真正的男人 
--------内田笃人的22条人生格言------- 

01 ~~~~不辩解,不抱怨~~~~ 

回顾一场比赛的时候,“唉,那时候腿疼得跑不动啊”“那时候因为这个啊,因为那个啊”这种话光是让我听起来就觉得很逊。丢球,输球,都是因为我们作为防守人员没能尽到自己的责任,受到媒体和球迷的抨击是理所当然的。受伤,那也是受伤之人的失职。如果把受伤当做借口的话,那就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上场。还有一些很奇葩的人,会去谴责别人的失误,那种人不在我的讨论范围内。他们不值得我信任。 

关于输掉了的比赛,满男桑永远只会说一句话:“不甘心,下场一定要赢。”我从来没听到他说出任何辩解和抱怨的词句。在鹿岛,这样的选手非常多,耳濡目染,我渐渐也就想要成为这样的人了。 

无论是辩解,还是抱怨,都无法改变已经发生了的结果,也不会让事情出现转机。虽然不甘心,但是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在今后的比赛中更加努力。所以,辩解和抱怨,最后只会让人看起来很怂,再无其他。

界线要划清~~~

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在队伍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都要让媒体知道的。尤其是一些不利的情报,我会将其隐瞒起来。左腿的腿骨出现裂纹的时候我没有说,干呕的事情当时我也没有说,虽然到最后发展到了无法隐瞒的地步,我也觉得这种事情只要自己身边的人知道就行了。

日本队比赛之前的练习都是非公开的,虽然媒体经常来问训练内容,我也绝对不会说。这种事情只要我们这些在一起拼搏的队员知道就好了。因为隐瞒了一些事情,所以即使别人觉得“内田不容易接触啊”“内田你这样不讨好啊”那我也没办法,随你们好了~

 

03 ~~~~不公开自己的目标~~~~

目标,这种事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向着那个方向去努力的仅仅是自己,如果没能实现那后悔失望的也仅仅是自己。所以,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目标。当然,即使成功,我也不打算告诉别人我为了这个目标而付出多少辛苦。每天都脚踏实地的做自己改做的事情,最终,拿出自己的结果,这样就可以了。

不说话,不张扬,低头好好的干该干的事,这样是最帅的!!

 

 

04 ~~~~努力和成功,不是用来卖弄和显摆的事情~~~~

在德国得到了德国杯的冠军。从日本来的记者说:“咬一下奖牌。”这是拍照的标准姿势。我拒绝了,我说:“绝对不会咬的。”

虽然觉得不好意思的情绪确实占了大部分,但是这如果是日本国家队那就不一样了。日本国家队是日本全国人民的队伍,我们背负的是整个国家。如果得到了成果,那么这是全国人民的荣誉,我希望让全国的人们都为此而高兴。所以,如果真的有奖牌,我(觉得我差不多可能大概应该)会咬。

但是我认为在俱乐部踢球和国家队是不一样的。

我是为了我自己来到德国的,并不是为了得到了成功向大家报告,有了成果跟大家显摆而来德国的。像这种得意的咬着奖牌向大家炫耀的行为,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有什么的?不就是咬个奖牌而已么?”

可能会有人这么想。不过这是我自己心中的定义,我不打算为了别人而改变。


05 ~~~~不轻易流露自己的感情~~~~

基本上来说,我不太喜欢让别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无论是高兴还是沮丧。

让别人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波动,于是小心翼翼的来问:“怎么没有精神啊?”“遇到什么事了么?”,我非常不喜欢这样。

“这家伙想什么呢?”“弄不懂他啊!”让周围的人有一点神秘感最好。这样就可以回避很多麻烦的问题。这就是我的自我管理学吧。

 

 

 

06 ~~~~不隐藏自己的本性~~~~

人在与自己不太熟悉的人接触时,会想要照顾对方的情绪,想要摆脱尴尬的气氛,有时会不自觉的没话找话。这种情况大概是很常见的。不过,我却做不到,如果我认为说话的内容没有必要,我就不会和他人说这种没有意义的客套话。

迎合对方去说一些我不想说的话,我既不能也不会。这种互相之间假惺惺的对话让我觉得很厌烦。为了让别人喜欢我,就要做出虚伪的改变,我做不到。就算别人觉得“这家伙真难搞啊。”继而讨厌我,那我也只能说一句,“是么,那对不住了!”,然后放弃与他的交往。

想要理解我的想法,或许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到了最后,如果能让大家觉得,这家伙虽然不太爱说话,不过并不讨厌,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这样不是很好嘛。我无论在何时都是真正的我,剩下的就是看你到底接不接受了。


 

07 ~~~~工作是工作,休闲是休闲~~~~

作为足球选手的我,认为在足球之外的领域的欲望是没有必要的。我既没有所谓的物欲,也没有像样的兴趣。我现在的生活是完全围绕着足球进行的,其他的事情可以等我退役之后再做,这样也会让我在今后退役的生活中感到更多的乐趣。

不过,工作和休闲,我会分得非常清楚。在休息的时候,我只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虽然如此,其实也就是看看搞笑DVD,打打游戏而已。剩下的就是和朋友聊天,或者是跟关系好的选手出去吃饭。因为踢球的时候就会到处奔波,所以我也并没有想要去旅游的想法。所以,在假日里,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躺在大厅的黑色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想要让自己的假日轻松起来,就要尽量不要去想足球的事情。这时最适合的事情就是玩拼图!就是那种1000多片的硬纸板拼图。我从中学就开始玩,有过很多大作,拼图真是有意思啊!虽然不算很时髦,也很麻烦,不过如果能集中精神就会进展很快。拼上了这一片,就会想,太棒了,下一片!这让人心情很好,也会让人忘记其他所有的事情。

我还完成过一个大幅的蒙娜丽莎拼图。我虽然不懂为什么蒙娜丽莎在世界上会得到那么多的赞赏,不过我觉得正是这样才帅气。“你这家伙,有连我的不懂的魅力啊!”我一边这样想,一边拼着这幅大作。不过,蒙娜丽莎的拼图各块颜色都很相近,所以很难拼。

来到德国之后,也想过假日要多出去走走。结果到最后还是跟在日本没什么差别。去买东西什么的会让身体感觉到疲劳,所以就在家呆着彻底的放松吧。我觉得足球选手这样就挺好~

 

 

 

08 ~~~~逃避并不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

比如说受伤,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觉得沮丧。不过,我会告诉自己,这样就可以休息了放假了!这样想的话,就好像逃避了一次受伤一样。(打弗赖堡受伤下场泪眼汪汪的是小狗……)
逃避虽然听起来像是一个负面的词汇,但是当你的面前出现此路不通的字样时,去找其他的出路,去想其他的办法是不可避免的。当人遇到困境,总不能一直意志消沉的停止在原地,虽然跟我在前面的说法有些矛盾,不过这时就要想,与其被困在原地,不如逃跑吧。这时逃避反而会变成一个积极的词汇。

有一次在德国看了一场羽毛球的比赛,发挥得不好的选手一直在更换球拍。开始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你自己的失误干嘛要赖给球拍!!”,不过后来我就明白,这是那位选手调整心情的方式,如果这样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又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是在练习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不好的地方可以努力改善。不过在比赛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有时候也需要告诉自己,是球拍的错,不是我的错,让自己的心情变得积极起来,这种自欺欺人并不见得总是一件坏事。

 09 ~~~~不要被紧张和压力击垮~~~~


我几乎不会感觉到紧张和压力,这肯定是因为我已经太过于习惯这种紧张的比赛了。在大的舞台上有了多次经验,紧张感就会渐渐消失。

离开日本之前,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到了德国之后,我依然还像在日本一样,很淡然的比赛,结果就是,我总是进入不了比赛状态。感觉比赛总是在我投入进比赛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结果就是,我总是被提前换下,即使首发也只能踢45分钟。在我不停的思考我为什么总是进入不了比赛状态的时候,我想到了,或许是我的心态应该进行一些改善。周围的选手在比赛之前都会让自己的情绪高涨,让自己带着紧张的情绪来比赛。我也学习他们,这样做了之后,我这次也能很快的进入比赛氛围了。

对于讨厌麻烦的我来说,每场比赛都这样做有点儿费工夫,不过如果不这样做,我感觉我就没有办法在德国的赛场上战斗。一直到现在,我也是虽然感觉不到紧张,但是还是要营造出紧张的气氛,然后走向赛场。

不过,我依然认为,不要让紧张和压力击垮自己,不要动摇,还是对自己的实力发挥有很大帮助的。

 

10 ~~~~要做就极端彻底的做~~~~

高一,有一次部活结束我自己留下来练习的时候,老师过来对我进行过人的指导。结果途中我体力有些不足,有些动不了了。于是老师就跟我说,“先不练这个了,你去跑步吧,一直跑!”然后他就走了……

在老师说“不用跑了!”之前,要一直跑,我是这么想的,所以就不停的跑。结果,到了晚上9点的时候,我看到老师居然开车走了……我想,就跑到10点作为今天的结束吧,第二天,我穿着同一件衣服(……),坐首发车来,在老师到来之前,接着绕着操场跑。如果不跑到老师说“可以了!”的话,总感觉像输了一样。就想拼那一口气。

早上,老师来了,看见我,他满脸苦笑……

“你咋还在这儿跑呢?”

然后我才停止了跑步。

毕业之后,老师问我,还记得那件事吗?我当时完全不记得,于是回答“有过那种事嘛?”不过绝不半途而废,这样做事情我感觉是很有意思的。

 

11 ~~~~外表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有一次,我看到鹿岛选手的集体照,突然有一种违和感。和其他的队伍的照片比起来,感觉色调很单一,也可以说是有一种比较清爽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我想了想,发现是因为鹿岛的选手几乎无人染发。大家都是清一色的黑发。这又是为什么呢?这又是不是队伍的实力强和总能取得胜利的原因呢?

于是,我试图回忆其他队伍的情况。果然,队员们都染着金发看起来很不正经的队伍,都是该赢的时候都赢不了的队伍。(译者:打击面不要总是那么大……)。不过,按理说,无论是不是染金发,只要本人是认真努力的应该就可以了,不过我还是总觉得这里有某种联系在里面。

当然,头发的颜色并不是决定因素。重要的是,头发的颜色,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足球这项运动在一位选手心中的比重。这是我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或许,就是足球在球员心中的轻重,成为了决定胜负的关键。

因为我的恩师梅田老师对我说,“只有染发,千万不要做!”所以我其实早就决定了不去染发,自从那次看到鹿岛的集体照片之后,我的这种心情就更加坚定了。我想,梅田老师一定也是发现了染发与胜利的联系,才会对我有这样的要求吧。

12~~~比起数据,更重视自己的感觉~~~~

我非常喜欢泡澡,尤其是在连日激战,身体极端疲劳的时候,总是特意泡长一些时间。我会用日本各个温泉的入浴剂“啊~今天泡的是这里的温泉啊”,自己犒劳一下自己。把电脑和饮料都搬到浴室,一边看着喜欢的DVD,一泡就是一个小时。因为比赛已经变得僵硬的肌肉就逐渐松弛下来,感觉超好。

不过,从医学上来讲,长时间的泡澡似乎并不是很健康的。因为会让肌肉过分松弛,反而在之后的比赛中会容易受伤。不过,我会觉得,“那有什么关系?”其实,我知道或许是有关系的,但是我又看不见肌肉到底松弛了几毫米,我并没有确切的感受。我从来不理会自己不懂的事情。

我从很久之前,就喜欢在疲劳的时候泡澡。在鹿岛的时候就又很多大前辈喜欢泡澡,我还要起大早,赶着大家都没有起床的时候自己享用浴盆。比起数据,我更在乎经历告诉我的事情。泡澡确实让我感受到了精神和身体上的放松。疲劳的时候就要长时间泡澡,这点我不打算妥协。

 日本小逼崽子-内田笃人自传《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第1、2章--- - xuke1129 - 足球书刊杂志收藏---球迷徐克博客

 

13 ~~~~虚心坦怀 ~~~~

在南非世界杯之前,我曾和奥野桑(奥野僚右,鹿岛的助理教练)一起吃饭。奥野桑在平时就非常照顾我,不仅仅是作为助理教练,他在平时的生活中也经常一起吃饭,给我很多建议。是我人生,也是作为后卫的大前辈。

那天,饭后休闲的时间,他突然动笔,写了四个字给我。

“虚心坦怀”

他告诉我,那是“心中没有任何芥蒂,以平静的态度对待事情”的意思。

真是一个好词,我这么想着,就把那张纸放进了我的钱包里。

现在想来,南非世界杯时,我本应以更强壮的心淡定的对待一切的。

南非世界杯没能出场的时候,我总在想,“我不行了!”“为什么不让我出场?”那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快要腐烂了。现在想来,明明就在钱包里,就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写着的人生哲理,我却没有做到。

想起这句话,我就应该想到,“什么也不想,只是一门心思的练习,为了队伍,为了自己,不停的努力!”其实只是这样就好了。对我来说这样是最好的,也是改变现状的唯一方法。那时明明奥野桑已经告诉我了,我却没能做到。

我本来不是一个喜欢语言文字的人,虽然我知道一句话可能会影响一个人,但是我总觉得那些都是漂亮话,都是要掩盖一些道理和真相的时候用的。比如说“梦想一定会实现”这句话,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因为,梦想绝不是通过祈祷就能实现的。

成功的人,都是因为具有了一些特别的素质,付出了超人的努力,所以我并不相信语言文字能够真正的支持一个人的心灵。

不过,现在我的想法却改变了。当我来到德国坐板凳的时候,我也会淡然的只是努力练习。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学会了冷静的对待眼前的状况。

从奥野桑那里得到的金玉良言和在南非世界杯得到的宝贵经验,从今以后,会变成支撑我的力量。这是我第一次,得到了人生的座右铭。

14 ~~~~在需要被人注目的时候,必须有相应的觉悟和验证~~~~

那天,是我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为了想要“引人注目”而做些什么。

东日本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在与纽伦堡的比赛结束之后,我穿着写着给受灾群众的信息的衣服,绕场一周。怎样才能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日本的人们,我思来想去,觉得除了“被注目”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为了能让德国的媒体也来拍到这条信息,我认为加上德文更好。到接近摄影师的地方去站着,说不定会吸引更多的人来拍照。为了让球场里的人们能看清,字写得大一些,然后把衣服拉平整比较好。我平时,是个想尽办法躲避众人目光的人,但是现在,我做了平时根本不会考虑的事情。

也许还会因此受到批判。

怎样才能将自己的想法传递出去,为此我绞尽了脑汁。

在德国,我并没有办法正确的掌握地震后的情况,只知道日本当时的情况非常糟糕。想到这里,对出风头的不习惯,还有对被批判的顾虑,就都消失了。

“让我们一同生存下去”

我脑子里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句话。

我拿起笔,在白色的polo衫上写下了“至日本的同胞们,让我们为能让更多人获救而努力,让我们一同生存下去。”

我在上面写好了日本,又在下面写上了德文。

为这句话加上德语翻译,还有另外一个理由。那个时期,队里正在因为马加特教练的留任与否骚动着,诺伊尔的转会传闻也闹出很大的风波,整个队伍和球迷的气氛是非常紧张的。如果我不写上德文,可能就会有人误解,我是不是在对这些事情进行评论。

在比赛前的大巴上,诺伊尔看到了我在房间里写好的polo衫,他过来问我这是什么。我也顺便问了他“这句德语通顺吗?”

他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大家看。”我回答他:“如果比赛赢了的话,就在对球迷致谢的时候给大家看,如果输了,我就不拿出来了。”他对我说,“ushi桑,不要担心,我们今天一定会胜利的。”

我们2比1取得了胜利,但是我想到在日本发生的事情,我没办法高兴起来。

为了不影响大家因为得到胜利而兴奋的情绪,我暂时先站到了角落里。看到我的犹豫的诺伊尔,走过来带着我站到镜头前,我的信息就这样传到了全世界。

站在被关注的角色上,我一直都在考虑适合自己的展示方法。像我们这样处于对公众有影响力的位置上,怎样表达自己的想法是需要深思熟虑的。

                   所以我既不写博客也不玩推特。既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也根本没有要写的想法。自己无意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就会让一些人因为这句无心的话而受伤。所以,我今后,也决定只用球场上的表现来说话。

                                                                          紫色恶魔译紫色恶魔

                                                                                                                       现居海外
出生于辽宁-沈阳
就读于东京工业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